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运营 >

80后听音乐,90后学音乐,00后玩音乐?

2019-09-06 02:43

郭德纲相声里有个著名段子,说儿子郭麒麟想当音乐家,要买钢琴。郭德纲带着他直奔钢琴行,到那儿就买个哨儿回来。

“这就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我给他买个钢琴他准得练,一练就会了,早晚得成音乐家。成了音乐家,他肯定得下乡慰问。钢琴出门多麻烦啊,你得雇四个人给你抬吧?一人 500 怎么也得2000。来个哨儿多轻省?吹着就走了。”老郭语重心长。

90 后的郭麒麟就这么没学上音乐,但若等到老郭的二儿子郭汾瑒也想玩音乐,这事就容易多了,直接买个手机完事儿。

没错,全面承包我们衣食住行的手机,正在成为 00 后的第一件乐器。国内首款弹唱APP唱鸭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上线半年以来,唱鸭MAU保持月均超180%的增幅,其中超八成用户为 00 后。

唱鸭是什么,硬糖君伪装 00 后试用了一番。唱鸭主打具有工具属性的乐器弹唱功能,用户可以通过不同颜色、不同位置的图标提示,在不会任何乐器的情况下实现自弹自唱。嗯,让硬糖君回想起那些面对跳舞毯和《太鼓达人》手忙脚乱的岁月。

然而 00 后似乎都特别不嫌麻烦。k歌app的高级修音效果不喜欢,哪怕弹唱到跑调也要搞“独立创作”。唱鸭发布的数据显示,每晚 9 点到 10 点是使用高峰时段。这是 00 后亲们终于做完作业,来段花式弹唱愉悦下身心呗?

不过,这个故事也告诉我们,流行是个圈啊。80、 90 年代火爆校园的自弹自唱,这不又回来了吗。

K歌有代沟

虽说流行是轮回,形态却大不同。就说周董一首《告白气球》, 80 后聚众在KTV抢麦唱, 90 后在家用手机自嗨唱, 00 后则开始自弹自唱。

硬糖君在唱鸭内随便点开了几首网友弹唱作品,还真颇有惊艳之作,有选秀节目里选手改编歌曲的感觉。当然,也不乏荒腔走板的。最常见的就是像硬糖君一样手跟不上趟儿,唱出来的歌都是自带0. 5 倍慢放效果的,可以算作“树懒唱法”。

互联网对音乐产业的改造,由于版权大战给人的印象过于深刻,在线音乐播放器就是音乐巨头的代名词,很容易让我们忽略了“唱歌”其实是比“听歌”更赚钱的生意。

8 月腾讯音娱(tme)发布的 2019 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其在线音乐服务营收为15. 6 亿元,主要来自音乐订阅和出售数字音乐专辑。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业务的营收为43. 4 亿元,主要来自在线卡拉OK和直播服务。

作为中国在线音乐的绝对龙头,TME不管是营收占比还是营收增速,“唱歌”业务都远胜于“听歌”,这应该很能说明问题了:即便国内版权意识不断强化,但用户还是更愿意为带有社交属性的全民K歌的虚拟礼物、增值会员付费。

不管是付费会员还是购买数专,有损压缩还是黑胶大碟,总归听得就是那首歌。听歌的延展性其实是相当有限的,唱歌却有无限可能。

像硬糖君这样的老派人物,自然还保留着朋友聚会去KTV唱歌的上古习惯,演唱的劲歌金曲直接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 90 年代。不过据硬糖君观察,各大KTV的热门曲目其实都严重“老龄化”。像《七里香》这种还是 2004 年发布的老歌,几乎常年在热唱榜。

相对而言,在唱歌这件事上更时髦的反而是中老年人。唱吧、全民K歌已经成为中老人家庭KTV的主战场。给老妈的新作品点赞,也成了很多年轻朋友尽孝心的最佳方式。

但既然互联网唱歌第一大品牌已被中老年用户占据, 00 后再去似乎就很难欢唱一堂,难道搞家庭大联欢吗?一点都不酷哎。

00 后需要自己的唱歌玩法,在这点上,唱鸭确实精准的找到了一个市场空白。也就无怪乎在产品冷启动的情况下,唱鸭就迅速聚集了一批 00 后用户。

一代有一代的K歌之魂。阿姨想靠“鲜花”和“粉丝”在老姐妹中脱颖而出,这比成为广场舞王者更让人上瘾; 80 后在线下唱歌,社交自嗨两不误,一曲男女对唱情牵一线; 90 后以直播、短视频为舞台,美颜、修音全打开,力图展现最美状态;而唱鸭的弹唱玩法、丰富的乐器选择和简单的操作流程,则更符合 00 后“玩音乐”的诉求和“独特比完美更重要”的态度。

点击排行

推荐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