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以为鉴 SEO失败的优化案例_草根站长

引以为鉴 SEO失败的优化案例

2018-01-16 23:09 来源:草根站长

研究结论需要实验数据支持,实验数据应该是正确的数据,可信的数据,可重复的数据。从上面的分析可知,实验数据的可信度是有条件的。利用现有的实验技术手段,只要达到熟练完美的专业化水平,各个环节都严格按照学术规范进行,数据就是可信的。由于时代的发展,新的设备、新的技术的不断更新和产生,将来获得新的数据,也会推翻现在的结论,这是在期望之中的,在科研发展的道路上很正常的事情。

所以,那种所谓G2的平衡其实根本就不存在。那是美国用来忽悠中国的幌子。表面上看是我承认你的实力强大了,但在内心深处,并不真的打算认可中国的实力,更不愿意中国的发展会超越美国。所以G2就是一块枷板,要把中国牢牢地拴在这块枷板之上。中国没有接受,是理所当然的。

这部报告的署名为“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著”,其所反映内容的正是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成立之后的第一次田野考古发掘工作。

最后,祝科学网的朋友们新年快乐!

衛河源也叫北門泉,俗称百泉,淵涵巨波,廣可數頃,淸澄徹底,風景秀美,甲於豫北。下流開渠築堰,分水灌田,農民利之。繼以縣境西偏諸泉,如蓮花、卓水、白沙、淸輝等泉,或流長數里,灌田十餘頃;或流長十數里,灌田數十頃。輝縣河渠的衆多,水利的廣溥,爲豫北其他各縣所不及。

《报告》是新中国成立之后出版的第一部田野考古报告,其丛书名为“中国田野考古报告集第一号”,它也是考古所“考古学专刊”丁种第一号。

1956年,科学出版社出版了建社以来的第一部田野考古发掘报告《辉县发掘报告》,这也成为了新中国成立之后的第一部考古报告。原版的《辉县发掘报告》,8开本,布面精装带彩色插页,是当年印刷条件下产生的精品之作。

你失去好奇心了吗?

发掘工作结束后,在团长夏鼐先生的具体指导下,发掘者们很快就开始共同撰写报告。报告正文分为五编,按照发掘区域分为第一编琉璃阁、第二编固围村去、第三编赵固区、第四编褚邱区、第五编百泉区,再加上文前的“总说”和最后的“结束语”共有7个部分,分别由参与发掘的夏鼐、郭宝钧、苏秉琦、安志敏、石兴邦、王伯洪、王仲殊、马得志撰写,并在相应位置署名。线图绘制、器物修复和照相都由所里的技术人员完成。书稿全部完成后,夏鼐所长还进行了全书的审阅,才交付出版。

参加辉县考古发掘的人员中,时任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著名考古学家夏鼐先生担任团长,副团长由著名考古学家郭宝钧先生担任,秘书则为著名考古学家苏秉琦先生,团员有安志敏、石兴邦、王伯洪、王仲殊、徐志铭、赵铨、马得志、魏善臣、白万玉等先生。他们后来纷纷成为中国考古学界不同领域的学术权威和著名专家,具有较高的学术地位和学术影响力。

Smokegetsinyoureyes 

美国用所谓亚太再平衡来挤压中国,从某种意义上说不过是美国的一厢情愿。因为美国虽然仍然是世界的老大,但经过这些年的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折腾,再加上2008全球金融风暴对美国的摧残,今天的美国远不是克林顿后期已经消灭财政赤字的美国了。所以美国的亚太再平衡不得不拉上日本和其他亚洲小弟,他自己实在是力不从心了。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力量的进一步发展,亚太地区多数国家自身经济利益发展的需要,都注定美国的亚太再平衡难以为继。当然,美国从来都是不甘心失败的,一定会想出新的花活来整治中国。所以,中国不能掉以轻心,一定要认真面对。但在另一方面,也要看到,美国实在是有点黔驴技穷了。再折腾也折腾不出多少花儿来。

縣城在京漢鉄路汲縣車站西50里,与新鄕縣城、汲縣城三角鼎立。縣境斜長,西北多山,东南廣平。南北袤約110里,东西廣約90里。太行山綿互縣西北兩面。城北丘陵有方山、共山、九山、苏門山;衛河即導源於苏門山下。

1、科学网博客的一年

1、你自己相信你的实验数据吗?

问题就来了:实验获得的数据,哪些数据是真实可靠的?哪些数据是没有把握的?

《报告》中所描述的按照探方来发掘,采取地层关系分析、器物类型学分期断代的方法,以及对所获遗物进行描述介绍,特别是对战国车马坑的保护和提取等,都是中国考古学史上的重要收获。

世界大势,总是在不停地变化之中。这都是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叙利亚战争的胶着、乌克兰局势的对峙,都是一种看上去不太能很快发生变化的僵局。这种相对的平衡早晚也是会被打破的。王熙凤说,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相对平衡的空气暂缓的流动,只能带来雾霾。而雾霾是不太能持久的。现在看来,无论是在叙利亚,还是在乌克兰,俄罗斯最终占上风的可能性似乎不是要更大一些。因为无论是欧洲,还是美国,似乎都没有足够的力量让这种局面翻盘。当然胶着的结果,可能会带来更多生命的付出。特别是在叙利亚阿勒颇,那基本就是一个绞肉机,多少生命填进去很快就会消失掉。这种可怕的局面现在还暂时无解,因为任何一方都不愿意轻言放弃。在这个局面上,那种所谓生命至上的人权观似乎销声匿迹了。

  这是一个发人深省的视频“Merck#Catchcurious”(链接https://v.qq.com/x/page/u03491cb271.html,这是默克为好奇心全球活动专门制作的视频)中的第一段,以特别的构想和简单的场景迅速把我们自身的日常体会和好奇心联系起来,从来没有过的奇妙感觉。我的第一印象是,我真的在闭着眼睛走吗?我真的失去好奇心了吗?直觉和自尊让我说“不”,但理智告诉我“是”。

同时我也觉得一个实验室要慎重发表重要的数据和发现,一旦确定是重大发现或突破,则需要重复验证,确保实验数据在现在的实验条件下是真实可信的,发现的现象和模式是真实的,可重复的,不是偶然现象。确保实验技术和分析方法,每个环节都是专业化的,是正确的。这应该是一个学者应有的基本学术态度。

再延伸点:现在那些重要的学术论文中哪些数据是可信的?哪些结论是有道理的?

Whenalovelyflamedies

(1)科学网是一个很大的平台,多数时候大家对一个话题的讨论是很全面和准确的,在这些讨论的基础上,再增加我个人的讨论,最多是锦上添花,甚至画蛇添足。所以,很多的热点话题我基本不主动参与,特别是那些我也仅仅是通过别人的博客来了解的话题。比如,对于韩春雨老师实验的影响性和重复性的话题,讨论很激烈,但我到现在都还在学习这个有意思的话题。当然,对于我自己熟悉的与自己研究工作相关的话题,我还是在学习别人博客内容的同时,认真主动的给出自己的观点,发表了5篇与量子信息研究工作相关的博客,明确给出了自己对发展这个领域的认识。

在这个缺乏诚信、缺少科学精神、缺少学术操守的时代,我们对现在发表的位居世界前茅的海量学术论文该有多大的相信度?有多少数据是真实可靠的?所以,我有个很个人化的观点:在当今的大环境下,学术界在鼓励原创和敢于质疑权威之外,也应该鼓励对于重要的发现进行质疑性的重复性研究。

当年读研究生的时候,听我师兄说,做理论研究的最相信自己的理论,做实验研究的最不相信自己的数据。我当时很认可这句话,记忆就很深,还时不时给自己的学生也闲聊一下。后来给研究生上课,有两句话是经常重复的,一句是“不要相信没有数据支持的理论”,另一句是“不要相信没有理论支持的数据”。对此我还写过几句话:

链接:不理想的数据可以剔除吗?

  有一首著名的爵士歌曲“Smokegetinyoureyes”,有两句可以被借用一下,假如lovelyflame就是好奇心,好奇心没有了,你的眼睛就看不清世界。你还能发现问题吗?你还能解决问题吗?

不过,既然得到了学校的厚爱,我还是应该用自己的努力向前进步。在这篇博客发表之前,今年共发表博客17篇,其中转载4篇,国内外校长毕业致辞点评和转载4篇。朋友或许会说,我今年发表个人观点的博客数量较之前少了,多数博客是通过点评转载的内容而发,这不像是要向前进步的节奏。的确,今年我在博客平台发表自己观点的文章少了,主要有这么几个方面的原因:

今年适逢《辉县发掘报告》出版60周年,为了纪念新中国的第一次考古发掘工作,缅怀当年参加发掘工作的考古学者,也为了纪念这部报告对于学术出版的引领作用,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中国考古学会、科学出版社、河南省文物考古学会,共同举办的“新中国考古从这里走出——纪念《辉县发掘报告》出版60周年学术座谈会”,于2016年12月22日在中国科技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科学出版社)院内召开,来自国家文物局、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中国考古学会、河南省文物系统、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央民族大学、首都师范大学等近30位考古专家代表参会。

建国之初,百废待兴。1950年10月,新成立不久的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在河南辉县开始了第一次考古发掘,从此,正式拉开了新中国田野考古发掘工作的大幕。这充分体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对我国文化事业的高度重视。

辉县发掘工作启动了新中国的田野考古工作,而《辉县发掘报告》的出版则开创了新中国考古报告编写出版的先河。报告中所描述的按照探方来发掘,采取地层关系分析、器物类型学分期断代的方法,以及对所获遗物进行描述介绍,特别是对战国车马坑中“车痕”的保护和提取等,反映出当时考古工作者科学、先进的田野考古理念,这是中国考古学史上的重要收获。而报告所创立的“地点为经、年代为纬”的编写模式,在日后多地点发掘资料的整理和报告编写工作中被广泛应用,对中国考古学界日后编写考古报告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第二次发掘为1950年10—12月的50多天,工作人员只有郭宝钧、马得志、魏善臣和王振江4人。工作开始在琉璃阁,该地区以殷代墓居多,共发掘了42座,另有8座战国墓和2座东汉墓。工作重点为百泉,主要发掘了一座东汉大墓,该墓虽被盗掘破坏,但仍保存下来较为清晰的墓葬结构,出土文物也极具特色。最后又在赵固工作了14天,发掘出一处石器时代遗址和7座战国墓葬,其中一座墓出土了大批铜器,对于判断和了解当时的社会状况提供了物证。

以动物生理学为例,一般说来,动物表型的数据,只要仪器设备校正准确,操作正确,还是比较可靠的,如体重、体温等。如果是靠实验技术和实验技巧获得的数据,就因人而异了,如电泳、各种分子生物学参数等,除了实验者的实验技术的熟练程度和经验外,其他影响因素也多,如由于抗体的原因、引物的原因、PH的原因、环境清洁度的原因等等,很多情况下对于数据是有很多疑惑的,不同的实验者往往会获得不同的数据,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条件下也会获得不同的数据,所以哪些数据是假象,哪些数据是真实的,就需要经验了。

境內旣川流交錯,土地肥美,物產自然丰富農作物有稻梁菽麥等。而太行山區的藥材,种類繁多,產量丰富,是全國最大產藥區之一。

我们也都清楚,现实中研究者选择性使用数据和选择性发表数据是很普遍的。实验者一般容易选择符合自己预期的数据。与此相关的是数据处理和统计分析,有时候分析数据,选择某一种统计方法,处理间差异可能达不到显著水平,而使用另一种方法,差异水平可能就显著了。我们知道,不同处理数据间的差异显著性水平决定了研究的结论。差异显著与不显著对于结论是有本质区别的,但从如果从数据上看,可能没有“本质性”的差别,有可能是样本数小的原因,也可能是重复次数少的原因。所以,重复次数,样本量大小,对于数据统计分析结果是很重要的。

现今我们是否应该鼓励重复性研究?

  你可以把责任推给唯利是图的评价体制,也可以推给急功近利的社会风气,但我们作为人类,自身的弱点也不可推脱。习得性无助使我们拒绝接受新思想、不敢尝试新事物,旧的习惯就像一个安乐窝,让你不愿离开半步,离开就意味着失去安全感,但不离开,你如何能够看到远方的新事物呢?另一个人类的弱点是惰性,或者叫路径依赖性,比如做一个器件出了问题,擅长材料的总是想去找材料的问题,擅长动力的总是去找动力的问题,路径依赖非常容易让事情陷入扯皮的境地。如果一个新问题可以成功点亮我们的好奇心,那么技术问题一定会解决,科学问题一定会有新发现。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却不知道我们像一台台陷入死循环的机器,死循环的机器依然会消耗能源。这个视频我看了好几遍,每一次都有更深的思考。什么偷走了我们的好奇心?

《报告》的编写采取了先对发掘过程进行系统描写,之后对遗物进行初步分析,这一编写体例为日后田野考古发掘资料整理和编写树立了范本,至今仍是考古报告编写所遵循的原则之一。

作为一名青年教师,做好科研工作是自己的职责。这一年来,自己主要是借助‘未来科学家’计划的机会,继续在外面做交流访问。值得一提的是,通过自己和合作者的努力,终于在科研成果方面赢来了突破。今年,我和合作者量子中继和量子城域通信的实验工作分别发表在NatureCommunication和NaturePhotonics上。细数起来,今年正好是我博士入学以来的第十个年头。我们的老祖宗说,十年磨一剑,也大概是这么一个意思了吧。明年,将是我科研工作第二个十年的开始,希望能再接再厉,做出一些更有意义的研究成果。

世界上没有不变的“保持现状”。任何事物的发展,所谓“保持现状”即所谓“相对平衡”都是相对的,不可能持久。不平衡是绝对的,变化总是绝对的。那种所谓力图永久性的保持现状,如果不是无知,就是故意犯糊涂。

  从周一到周五,我们似乎在有意义地忙碌着,每天的日程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备忘录、会议、讨论,杂务像冬季的雾霾一样挥之不去。没有应付之余,我们逐渐失去了好奇的眼光。我们就像闭着眼睛在一个危险的舞台上走着固定的步伐,随时有失足的危险。可是,在别人看来我们却是睁着眼睛的,因为我们的“眼睛”是画在眼皮上的,真的眼睛却是闭上的。

  没有了好奇心,人的眼睛不再清澈,不再有神采,变得暗淡,就像视频中画在在眼皮上的那样。看看身边的小学生,本来应该充满好奇心的清澈眼神也被无边的作业所遮挡。看看我们的研究生,本来应该对自然力量和科学奥秘充满好奇心的渴望眼神也被无边的论文写作所掩盖。看看我们自己,本来应该对技术进步和科学发现充满好奇心的热情眼神也被无边的生存压力所阻挡。失去了好奇心,我们解决不了真的问题,我们对社会和人类没有实实在在的贡献,或者说,我们的贡献远比不上我们的消耗。

时间是不是有方向?我们似乎还不是很确定。但这不妨碍我们通过事件发生的先后顺序来进行计时,秒分时,天月年。在生老病死的旅途中,年这个单位是一个很大的计量尺度。年之上,人们更关心的一个计量单位或许就是一生了。因此,每一次年份更迭到来的时候,大部分人都会审视一下这一年来的生活,作为来年的一个准备。在这里,对即将过去的2016做一个总结,和朋友们分享。

由于多方面因素的干扰,我们不免会有疑问:现在所谓的很多重要的发现,重要的突破,到底有多少可重复性?有多大的可信度?实验数据有没有重复?有多少重复?数据的处理和统计方法是否合适?数据有没有选择性使用?实验技术和仪器设备的使用是否熟练和专业?

当年马英九上台,提出“三不”,即所谓“不统、不独、不武”。这一看就是一个怪胎。不统即独,不独即统。这样的怪胎,肯定活不久的。至少在马当政的政策中,不统是真的,不独是表面的,他不搞台独,但没有放弃独台,九二共识,总放不下那个各表,还说九二共识中的一中就是所谓“中华民国”。这不是独台还能是别的什么?所以,在马下台后,民进党上台,虽然还说要保持现状,但是,现在所有人都已经看到,这个现状已经不可能保持下去了。蔡英文不承认九二共识,还说这就是保持现状,而独派的大老们早就按捺不住,要求蔡英文加快台独的步伐。蔡英文的这种所谓现状还能继续保持下去吗?根本没有可能性。即使蔡英文在内心里想以她的想法来搞所谓保持现状,但内外因素都决定了她是搞不下去的。

2、科研工作的一年

我们都知道,科研伦理中,任意剔除数据是不允许的,选择性使用和发表数据也是不允许的。对此也也写过几句话:

这些当年的考古工作者后来纷纷成为中国考古学界不同领域的学术权威和著名专家,具有较高的学术地位和学术影响力。发掘地点在琉璃阁和固围村。其中琉璃阁发现商代灰坑,商代、战国和汉代墓葬,另外在夏鼐团长的亲自指挥下,保存下来了战国时期车马坑中的19辆车痕,并且做到了“轮辐衡轭,舆箱篷栏,清晰可度”,这为了解战国时期的车制提供了实物资料。在固围村则发现3座大墓,2座小墓,均被盗,但仍有漆棺、玉器、错金银器、铁制工具等遗物出土。

3、教书育人的一年

2016年是我加入科学网博客平台的第三年。由于成电的厚爱,去年这个网络博客平台被选做学校的‘网络名师平台’。说实话,这让我受宠若惊,因为共同被选入的其他博客平台都是我的师长,他们在科学网博客平台一直都是我学习的榜样,比如彭真明教授(?mod=space&uid=425437)和黄健教授(?mod=space&uid=204973)等前辈。

輝縣的環境和地下埋藏

链接:科学研究中数据与理论何者为重?

当年,美国提出G2的设想,说中美两国共同管控世界,中国没有同意。结果美国就来了个亚太再平衡,开始挤压中国。有人后来就说,如果当时中国接受了美国G2的设想,或许美国就不会采取这样的战略了。这事真是不太好说,因为所谓G2,绝不是美国要跟中国平起平坐,只不过是想掌控中国,把中国的活动限制在美国所能掌控的范围之内所以,无论中国接受G2也好,不接受G2也罢,美国要遏制中国的崛起那是必然的。接受了G2,美国是大哥,中国是小弟,你不服也得服。不接受G2,那美国就用亚太再平衡来挤压你,限制你,让你难受。

我在处理期刊的稿件和自己学生的论文稿件时,经常有两个问题在脑海里闪现:

《报告》的出版开创了田野考古发掘工作结束后的一定时期内就出版考古报告的先河,而这在日后的田野考古发掘工作中被不断地重申、强调和重视,并成为要求——田野考古发掘工作结束后就要着手考古报告的整理、公布和出版。

第一次为1950年10月到1951年1月,发掘人员最多,当时从所长到业务人员,只要是能参加外出工作的人员都参加了发掘工作。发掘团团长为夏鼐先生,副团长郭宝钧先生,秘书苏秉琦先生,团员有安志敏、石兴邦、王伯洪、王仲殊、徐志铭、赵铨、马得志、魏善臣、白万玉等先生。

第三次发掘为1952年在褚邱村的发掘,当时因为此地曾出土过青铜器,为了寻找西周时期遗址,考古所专门派了郭宝钧、马得志、白万玉三人负责发掘,为期26天,但是未发现期待中的西周墓葬,只发现了石器时代灰坑,战国墓葬15座,汉代墓葬8座。

(2)是我对科学网博客平台的定位。随着互联网平台的发展,各种各样的网络交流平台层出不穷,文字、声音和视频的形式也越来越丰富。那么,人们为什么要选择科学网平台和朋友们做交流呢?我想答案应该在‘科学网’这三个字上面,或许人们见了‘科学网’这三个字,会自然的想到‘科学’或者‘科学推理’这些字面意思上。我也不例外,所以和以往相比,我更希望自己在科学网平台上交流的内容,能够和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相关。其中,自然科学的内容方面,我主要写了5篇与量子信息相关的博文,希望通过给出我所知道的观点,给朋友们多一个视角;在人文科学的内容方面,我精选了一些知名大学的毕业和开学发言进行了点评和转载,希望通过他山之石给朋友们打磨打磨自己心中的玉。

  没有了好奇心,工作中的人就像肚皮朝天的甲虫,不停地无助地向上蹬腿,却翻不过来。了解世界科技史地人肯定知道19世纪-20世纪前半叶世界科学发展的黄金期,那对应着工业资本主义的顶峰,后来随着金融资本主义的兴起,世界经济陷入死循环,钱成为偷走我们好奇心的元凶。不是吗?所谓纸醉金迷,科学家一旦迷上钱,就一定会无视真正需要发现的东西,就会失去好奇心,有很多科技创业者从技术起家发展到玩资本,最后把自己的产业玩死。

人的身体与健康也有类似的情况。青少年的生命蒸蒸日上,到了中年,这种向上的趋势开始停滞。过了四五十岁,就开始往下出溜。怎么拦也拦不住。在这种情况下,人就得想得开,因为这个趋势是不可逆的。生命的行走就是这样。那种想留住青春,留住健康的想法固然可以理解,但在实际上是不可能的。或许你在八十岁的时候还算健康,可是到了九十岁呢?九十岁的健康就不那么靠得住了,因为这叫风烛残年,一阵不大的小风就能把这枝小蜡烛也吹灭了。所以如何保持生活的质量才是第一位的。而人的衰老也是渐进的。随着年龄的老去,身体里会感受到原来那充沛而旺盛的生命力在一点一点地消失,一点一点地衰退。到了这样的年龄,只能把世事都看得淡一点,心里才会平和,才不会对生命失去信心。

而对于科学出版社来讲,这部报告的出版也有着非凡的意义——它是出版社与考古结缘的“缘由”。科学出版社成立于1954年,与考古所同属于中国科学院。建社之初,出版社设立了四个编辑室,出版业务分别对应中科院的物理学数学化学部、生物学地学部、技术科学部和哲学社会科学部四个学部。郭沫若院长兼任哲学社会科学部主任,当时的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隶属于哲学社会科学部,因此科学出版社的第四编辑室就与考古所对接,出版的第一本考古类图书就是《辉县发掘报告》。这部图书在当时的条件下,不论是图书开本、内文纸张,还是印刷装订,都属于上乘之作,定价在当时也属于高价位,可见是一本得到“高度重视”的图书。

开始于1950年的辉县发掘共有三次。

《辉县发掘报告》(以下简称为《报告》)于1956年3月正式出版,随着它的出版,也赢得了诸多“殊荣”。

2、在今天很多不确信的情况下,我们是否也应该鼓励重复性研究?(尤其对一些重要的发现和突破)

   前天(12月20日)下午2:30硕士研究生课程期末考试结束。我虽已年过五十,但还是一如既往地做事迅捷利索,当天下午和晚上就把近120份试卷阅毕,完成网上登分并发布成绩。非常遗憾,有一位学生成绩与及格线有显著差异,不能合格,需要下学期初补考。

#p#分页标题#e#从这本书开始,科学出版社在5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期,连续出版了一大批影响至今的优秀考古学著作,成为几代考古学人心目中的“科学版”。后来由于院属系统的调整,图书分类的管理,科学出版社基本不再出版人文社类图书,但只有考古还保持了少量的出版工作。进入90年代,由于市场经济的繁荣,考古事业也迎来了飞速发展的时期,科学出版社重视并恢复了考古学术著作的出版业务,专门成立了文物考古分社。经过近20年的发展,文物考古分社陆续承担了长江三峡、南水北调、中国出土文物全集系列等国家级出版项目,出版了2000多种文物考古类专业图书,成为国内以出版文物考古专业图书为主的出版单位。

做过实验的人都知道,实验设计有不同的处理,处理就需要不同的条件,所以收集到的实验数据是有条件限制的。我们都有体验,有时候实验条件控制很难精确一致,有时候仪器设备的稳定性也不是很好,还有很多其他的干扰条件等等,尽管实验设计和实验过程尽力消除干扰数据可靠性的“噪音”,但要获得可信的数据实在不容易。实验需要重复,有时候还需要多次重复。

輝縣在殷爲畿內地,西周爲共國,春秋屬衛,战國屬魏。自漢以來,有共縣、共城、山陽、凡城、河卒、苏門諸称。金宣宗眞祐四年(公元1216年)因百泉淸輝殿改苏門縣爲輝州。明又廢州改縣,至这時才有輝縣这一名称。五百年來,沿用着沒有更改。今屬河南省新鄕專區。

   昨天当我把卷子和成绩表上交到学院办公室时,管理员小崔首先问我是否有不及格,我说有一位。管理员对学生不及格很敏感、也很无奈。   其实我现在心里很难过,昨晚回家与领导提及此事,领导让我不要为此事而在冬至夜失眠。  上课时我一再向孩子们说千万不要考试不及格,因为不及格会给老师带来无尽烦恼;学生昨天下午来办公室找我,非常伤心,说还有什么办法,以前从来没有挂过科,这次考试挂了。除了安慰,我还能做什么呢?   学生离开之后,我陷入了沉思:学生如何面对接下来的考试?寒假回家如何向父母亲开口?是不是我发布成绩太着急了?在发布成绩前,把学生叫来训诫一下,然后通过?我是否应该考虑到学生是从外专业转过来的,在考试前辅导一下?我在哪个环节没有做好、需要反省?   学生年纪还小,心里可能受不了不及格的挫折,需要老师平时多多辅导和引导;老师太忙,上课完毕就不会再后续跟进,需要学生平时能多多联系和温课。不及格这种事情,对双方都是两败俱伤。教学相长,真正能做到双赢、做到皆大欢喜,还真是一门学问。做了几十年老师,还需要进一步掌握技巧。难怪回到老家,父亲,一位做了几十年校长的老教师,就要与我唠叨教学上的学问和与学生交流的学问。概念陈旧,道理永恒。   下学期还要面对学生,我不知道这位同学是否还能选我的课。伤透的心,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振奋?接下来的考试,能否顺利?下学期的很多课程,是否能全部完成?   作为老师,在平时灵活教学与最后严格考试之间能否有很好的统一?   期末考试季节到了,祝愿所有同学考试顺利。寒假愉快!

一直记得一句歌词,长大后我就成了您。这里这个您送给我的每一个老师。是的,我成为了一名老师。相较于我的同龄人,我晚熟。我的意思上,我一直在科研的道路上‘玩耍’,没有把心思放到学生的培养上。尽管之间在北京博后期间,是几名本科毕业生的辅导老师,但是我那时候都把那帮孩子当着一起玩实验的伙伴,没有从师生的情谊上来看待。不过,今年我在带本科毕业设计和本科生科创活动方面的体会,让我第一次对师生情谊有了认识。在这里,我得跟三位做本科毕设的同学说声抱歉,因为一直都是远程指导,可能让你们不能面对面的感受到老师的帮助。特别是,一位毕业后出国的同学,他的本科毕设的内容和成果都是很扎实的,不过最后因为一些原因没有参与评优,让你一贯的优秀没有最终延续,得说声抱歉。其他本科毕设同学和与我一起参与科创活动讨论的本科同学,我很感谢你们的信任和对我的选择,很高兴这一年里,有那么多和你们一起讨论的时刻。很抱歉很多时候讨论中的语焉不详。你们算是我的第一批学生,希望在新的一年里,我们共同进步。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