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阿尔茨海默_草根站长

科学网“阿尔茨海默

2018-01-21 18:43 来源:草根站长

他终身的职业是病人,却开启了当代脑神经科学的研究

而事实上,这种令人闻风丧当的毒药确实是可以治病的,而且砒霜治病已经有了几千年历史,只不过少为人知。

撞到头的亨利当场昏迷,吓得周围的人大惊失色

文昌鸡等了会儿。看样子烹制还挺麻烦。没多久,文昌鸡也来了。一个人吃,只能要半只。上来一看,这不就是白斩鸡嘛!有什么新鲜的呢?当然,人家的调料也还比较全面。再仔细看看那鸡,还真有点不一样。根据我的目测,文昌鸡的红肉,即鸡大腿、鸡翅等处也像鸡胸脯那里的白肉一样,是白色的。这就把我的好奇心逗了上来。果真不一样啊!尝一下,先来块原味的,什么料也不蘸。肉比较爽滑,看来真有点儿特色,可以慢慢品。再就是鸡皮,有人不乐意吃鸡皮,其实鸡皮才好吃呢。文昌鸡的鸡皮是脆的,这是其他鸡所没有的。当然,像三黄鸡之类,似乎也能做出脆的鸡皮。但文昌鸡的不一样,通体白色。皮下有一层薄薄的脂肪,但不腻口。我在北京通县住的时候,就听说“三河肉饼,好吃不腻”。那么文昌鸡的这层脂肪可以说让其起到了肥而不腻的作用。

本人当年开玩笑的时候,时有喜欢以“攻击”、“编排”一下上海人为乐,这多少有一些源于嫉妒或自卑的心理。

工作后某次去北京出差。后坐直达特快到上海。

它受到什么的影响?它究竟储存在大脑的哪里?

出生的时候,亨利与正常的孩子并没有什么两样

一位从27岁开始,就以病人作为唯一职业的患者

这个沾染了浪漫色彩的传说倒是比较受到各种网络小说作者的喜爱

某次在教室与Y一起联合攻击另一位同学,那一位招架不住,采取分化瓦解和挑拨离间战术,说:你们现在关系多好,你没想到他昨天怎么说你,什么“大狗熊”啊之类。Y一听马上变了脸色,他知道这种话我是说得出来的。其实我根本没有说“大狗熊”,我只是说:你看那家伙长的多粗壮,像头熊。一挑拨,一变换,话味就变了。

记忆,真的是一种很玄妙的东西

他自从接受了一次切除手术,就再也记不住任何新的东西

可他的案例,却被作为典型,写进了研究记忆与脑神经科学的书里

在中国,上海人是一道风景线,作为“地方色彩”,经常成为外地人的话题。并且,外地人在上海人面前,或多或少,总有些自卑。即使是北京人,见到上海人也会谦让三分。

科学的说法是,记忆,是神经系统储存过往经验的能力

我认为这家伙不够聪明,是他自己把自己变成了我的靶子。再谈一位上海同学就比他聪明多了。话说该上海同学喜欢逗另一位同学:听说你有个妹妹,怎么样,把你妹妹嫁给我吧!该上海同学也有一个妹妹,而且还来过,长相气质都不错。某次我对他说:你妹妹长得不错啊,怎么样,把你妹妹嫁给我吧。这家伙头脑向来快,他当时尽管非常不满,但强忍着没有回击。因为他知道只要一回击,她妹妹就会成为我评论的靶子。过了几天,我谈到另外的上海女孩的时候,这家伙终于逮着了机会:杜立智,我告诉你,你不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砒霜治病并非传说

当然,文昌鸡并非三亚所特产。但它却是海南文昌地区的传统名菜。三亚在海南,因此文昌鸡也自然就成为三亚的旅游招牌了。关于文昌鸡的故事很多,从明朝到民国都有。我觉得最令人感到好笑的是,2002年在海南博鳌论坛结束后,泰国总理他信还要了20多只文昌鸡回去。看来在博鳌他信还没过够嘴瘾,拿回几十只鸡回去继续吃。因此博鳌论坛也把文昌鸡作为主要菜品之一了。

大学毕业后刚参加工作,在武汉我姑妈家。我的一个表姐认为我乡里人什么都不懂,正好她一个同学大学毕业工作了两年,她请该同学来跟我讲一讲,教教我该怎么在单位处。

那位上海女教师笑了,她认为我说的不错。

他的生命,是永远的现在时态

于是,数不清的脑科学专家前赴后继,探索记忆的秘密

亨利·莫莱森,世界上最著名的健忘症患者

那天火车的下铺是一位上海少妇,气质长相都不错。一谈,原来是上海电力学院的老师,且已经合并到上海交大电力系。所以属校友。我又跟她编排了一通上海人,我说:

在他去世后,人们才终于知道了书中神秘的“H.M.”的名字

提到砒霜,各位看官心里冒出来的应该就是一个大大的“毒”,后边可能还会加n个“!”,只想往后缩几万公里。使用砒霜只存在于两种情况,一是虚构的小说里,像无比堕落、债台高筑后心灰意冷服毒自杀的包法利夫人;二是口口相传却无人敢模仿的历史事实里,像被毒死的拿破仑。

本人当年在班上有过几次粗暴得罪上海人,若是他们拉帮结派搞鬼的话,班上有一半上海人,再加上外地人也多少敬让巴结,那我在班上和寝室就会相当孤立,没有发言权了。但他们没有这样做。若是武汉人或湖北佬,几乎肯定会这样做。

那小子本以为可以耍耍威风,还可以在女同学面前显摆一下自己,哪知却讨了个没趣,很是尴尬。

我是个喜欢吃鸡的主儿,什么三黄鸡乌骨鸡、野鸡家鸡、烧鸡扒鸡、炖鸡焖鸡、白斩鸡清水鸡都行。到了三亚让我感到了意外的惊喜。那里的四大名吃之首竟然是“文昌鸡”!这是我从未吃过的一种新鸡。来到三亚,其他三大名吃,什么加积鸭、和乐蟹以及东山羊都可以暂时放一下。一定要先吃到文昌鸡。文昌鸡什么样没见过,但据说它的做法也没什么特别,和白斩鸡差不多。关键是在配料上有所不同。我想未必,如果仅仅是配料不同,文昌鸡绝对不会成为四大名吃之首!所以无论如何也要找到一家地道的文昌鸡饭店,看看究竟有什么不同。

曾经有那么一个都市传说,鱼的记忆只有7秒钟,7秒之后,鱼不会再记得曾经的事情,所以在那一方小小的鱼缸里,它们永远不会觉得无聊

在东方,中国古人曰过一句话:“以毒攻毒”其实在早就演练过了。公元前263年的古书就记载了使用砒霜治疗周期性发热。道教炼金术士葛洪(公元后284-364年)使用砒霜消毒,并进行了砒霜纯化。孙思邈(公元后581-682年)制备了一种含砒霜的药物治疗疟疾。李时珍(公元后1518–1593年)也使用砒霜治疗多种疾病。

有许多地方的名吃都是发源于很小的范围,例如武汉的洪山菜薹,据说就是在洪山道观附件的一块地里的菜薹。有人说的还邪乎,说地道的洪山菜薹就是围绕着洪山道观的塔四周那块地里长出来的菜薹。但由于现代化生产,洪山菜薹泛滥成灾,今年都滞销卖不出去了。而文昌鸡也逃不出这个结局。据信地道的文昌鸡发端于海南文昌市的潭牛镇天赐村。那里有几颗大榕树,树籽落在地上,鸡就将其吃了。逐渐地就养成了今天这种身材娇小、毛色光滑、肉嫩皮薄、皮脆骨酥的优质鸡。现在的集约化养殖,哪里去找那么多榕树籽?尽管如此,文昌鸡的养殖还是挺讲究的。一是放养,给鸡一个自由活动的空间,好让它们采到活食;二是早晚喂食小米、红薯和糠麸等加强营养;三是放养6个月后,就不要让其自由走动连续育肥30天以上。然后宰杀。

作料的配置很精细,我这里要特别强调一下,给的作料有一个类似于金桔那样的小橘子。橘子皮是青的。上来时已经把橘柄部分切除,露出橘肉。把作料调匀后将这个小橘子的汁液挤到作料中。那味道哦,鲜!可是空口吃那个小橘子,苦、酸、涩。既没有柠檬的味道,也没有金桔的味道。所以三亚这种特有的小橘子似乎是独特的一种调料。吃过几次其他菜品,也有给这种小橘子的。但配在文昌鸡的调料中,可谓一绝。我买了一小瓶海岛鹿龟酒,慢慢地,慢慢地,享用了一顿三亚的美味。

20世纪80年代,在上海血液研究所的王振义教授的带领下,陈竺和陈赛娟等人在临床使用的全反式维甲酸(ATRA)获得了巨大成功,可使该病的完全缓解率超过90%。然而病情复发和耐药却一再亮灯提示: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这些都是理论上的讲究,我相信是这样的。但实际上又怎么样?我知道北京的烤鸭是专门有定点儿供应鸭胚的。那文昌鸡呢?我希望也是如此,可这次让我到三亚一看,满街都有文昌鸡在卖,我就存疑了。嗨,来三亚一趟,吃到了文昌鸡不就行了吗?至于其来源如何,就别那么讲究了。离开三亚之前,还专门到超市买了一只真空包装的文昌鸡。

同学Z,毫无疑问一帅哥。现在在瑞典,混得不错。经常在欧洲各国旅游,看那照片现在依然是帅哥,根本没怎么老。像蔡国庆,但面相优于蔡国庆。那家伙当年特别酸,最喜欢在外地人面前装伟大,瞧不起外地人。说实在话,即使从势利眼的角度,从他平时的表现来看,应该不是什么优越阶层,而是一普通小市民,普通工人家。也就是说伟大不到哪里去。话说某次我在他们寝室闲聊,好像谈到了“想弄个把上海女孩”之类的话题,那家伙好像受到了莫大的侮辱,非常愤怒,很激烈地抢白我道:你还想找上海女孩,上海女孩会瞧得上眼你,你去找一个试试看?我哪里吃这一套,更粗暴地回敬:既然你这样讲,那么我告诉你,你们家任何一个女人,我都不会放在眼里!还加了一句:你发个什么火啊,谁怕你发火啊,我惹了你吗?我普通话讲不好,女人我总是讲成“宇人”,后被人当笑话传。该同学后来好像当了班干部,人也不错,没有见怪记恨。表示歉意,并祝这家伙在国外混得好。

他有着大多数男孩子都有的特点,每天在外面折腾玩耍,喜欢一切新鲜的事物

对他来说,生命是永远的现在时态

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APL)又称急性髓性白血病M3亚型(AML-M3),曾经是最致命的白血病类型之一。20世纪70年代,APL的主流治疗方案是蒽环类药物+阿糖胞苷,但常可引起出血加剧导致死亡。

没办法,我这人从来的特点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如今一个杂牌学校的副教授,绝对的“癞蛤蟆”级别,可我偏偏就是要吃天鹅肉,搞NP。并且,我确信我已经彻底拿下NP。

中国夫妻院士登上Cell封面

没有人知道答案

三亚卖文昌鸡的太多了。选哪家去吃呢?查下地图,最后确定,就是文昌鸡饭店。这肯定是地道的文昌鸡了吧。于是就按图索骥,找到了那就饭店。一看门脸,另我比较失望。这哪里是什么大饭店啊。明明就是一幢四层楼一楼的门脸。我也懒得再找了。既然人家敢打出文昌鸡饭店的牌号,理应还是能做出地道的文昌鸡的。进去了,店小二拿来菜单。我说你们这里的招牌菜是什么?我下馆子,一般都先要问什么是招牌菜。果然,小二推荐了文昌鸡与和乐蟹。同时又说,你们今天来晚了,东山羊没有了。这不就够了吗?有文昌鸡与和乐蟹,三亚的名吃能吃上二种。知足吧。我和小二说,和乐蟹什么样,是活的吗?他说是,那我也要看看和乐蟹与其他螃蟹究竟有什么不同。既然是活的,他给我挑了一只八两重的。不错,和乐蟹解决了。

20世纪70年代,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药剂师韩太云偶然了解到,民间一种含砒霜(ATO)、氯化亚汞和蟾酥的偏方对某些肿瘤有一定效果,然后韩太云用同样成分制药并命名为“癌灵”。而后,张亭栋发现ATO对粒细胞性白血病患者有效,但当时由于作用机制不明,该药并没有推广。

亨利的大脑被切片

本来我真的没兴趣听,但觉得不妨听一听吧,就答应了。

不过,这个根本没有任何科学依据的传说早就已经被辟谣了无数次

你们上海每次经济大发展,在上海神气的都不是上海本地人,你瞧瞧二三十年代上海滩上的大亨,你再看看当今浦东开发,又是太子党们南下瓜分地盘。

事后我姑妈家分为两派,以我姑妈和表姐为一派,说人家是好心,我不该这样对他,而表哥表弟们则认为很开心。

甚至在他去世后,他的大脑“享受”了与爱因斯坦大脑一样的待遇——被切成了2401片70μm厚的样本,送到实验室中研究

上海人有一种独特的气质,相较外地人,更文雅些。

他就像是“金鱼人”,他的记忆只能保持短短的几分钟甚至几十秒

Cell封面故事:20世纪80年代,陈赛娟和陈竺在巴黎圣·路易医院深造

在世界上,几乎每一本神经学的教材中,都有专门的一章,留给这个代号为“H.M.”的病人

砒霜治疗白血病的想法正是来源于民间偏方。

砒霜KO白血病,几经波折

“以毒攻毒”在小说里比较常见,现实生活中有几个人敢尝试?然而,陈竺陈赛娟不仅尝试了,而且试出了新高度,那就是:使用砒霜治疗白血病。

1926年2月26日,亨利出生在美国的康乃狄克洲哈特福市

你们上海人地方观念太强,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去外地工作。其实你们绝大部分上海人过得并不舒服。房子小,多少口挤在很小的房子内。由于房子紧缺,不少人住在城市这头,却到那头去上班,加上交通拥堵,有人每天在路上的时间就会超过三小时。

在西方,公元前460-370年,“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首先提到使用砒霜治病,通过雄黄雌黄贴治疗溃疡病。

#p#分页标题#e#他家伙一来就一副居高临下的架势,完全是教训的口吻跟我讲话。刚开始准备忍一忍不做声算了。哪晓得那小子越来越没边,其讲话所体现的也不用说,并不聪明。我当时心想:我班上的上海同学各方面都那么出众,我都没买过账,这个武汉佬,而且还不知哪个杂牌毕业的,竟然这样教训我!于是打断他的话,说:你不要讲了,人有聪明人和蠢人之分,聪明人之间可以交流,蠢人之间也可以交流,但聪明人和蠢人之间是无法交流的,你是聪明人,我是蠢人,我们无法交流。

可千百年来,人们却始终不知道记忆这种东西,究竟是什么样的

直到7岁那一年,一场意外的自行车事故中,亨利撞伤了头

上海人更接近西方人,他们一般不特别记仇,不拉帮结派搞人的鬼。上海人重视钱,这一点也跟西方人差不多,西方人在钱上也很严谨。所以,无可非议。

当年班上两位上海女生,本来那时候名校的女生就是稀缺资源,再加上是“向海宁”,本来应装出一副伟大高傲,谁也瞧不起的神态的,但她们对班上同学都平易友好。

亨利·莫莱森(HenryMolaison)

然而,在记忆与大脑的研究历史里,最出名的人恐怕不是哪个医生或者科学家,而是一位患者

各位,出门在外,很容易碰到一个陌生人,你们有共同认识的人。

当年先后有两个指导员,我们称大H和小H。大H确实很差,小H却是一个精明的家伙。小H后来做了J核导师W的秘书。某次同寝室上海同学Y校园散步,正好碰到大H。那是一个势利的人,喜欢在外地同学面前装伟大,而对上海同学甚至要主动讨好一下。当时Y腿有点伤,大H与Y互打招呼,还特地嘱咐我:你把他好好搀扶一下!他以为跟Y在一起,我是当然处在巴结和服从的位置。其实我根本就没把Y放在眼里,经常开玩笑瞎逗他。比如,给他起个绰号“麻球”,后来Y早餐再也不吃麻球了。

你们上海人最喜欢瞧不起苏北人,其实统治你们上海的就是苏北人。当年打上海的是三野,而三野原是苏北新四军,是在苏北发展起来的。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