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ap Inc. 正式申请进行首次公开募股_草根站长

Snap Inc. 正式申请进行首次公开募股

2018-02-26 05:12 来源:草根站长

兰道尔没有正面回应过此事,但她坦言,自己之所以能打破这么多高校任职记录,都是因为太多人对女性持有愚蠢的偏见。

你还是原来的自己吗?

所以,近十年来,兰道尔一口气出版了《弯曲的旅行》《叩响天堂之门》《暗物质与恐龙》等畅销科普书。除了向大众科普天文宇宙方面的前沿知识,她写科普书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她希望以自身经历和体会,鼓励更多女性迈入科学的大门。

在整个科学界,她的影响力也日益增长,史蒂芬·霍金、理查德·道金斯、史蒂芬·平克等著名科学家都是她的好朋友。兰道尔甚至还收到《生活大爆炸》剧组邀请,参演电视剧的拍摄。

但是开始临床工作以后,角色瞬间变化,一切从零开始。不管在学校多么自由率性,带着何种憧憬,工作以后都如履薄冰,尤其是涉及到自己有责任的事。因为病人最需要的,只是可以信赖的医生,尤其是在身上动刀的外科医生。而工作中有太多的坑,能及时补救的都算谢天谢地。当我们站在一线,那些日日夜夜,血和泪的故事,都让我们成长,也在打磨着我们的性格。

这句苹果公司“非同凡响”广告词,形容哈佛大学杰出的女科学家丽莎·兰道尔正恰如其分。

跟其他爱美的姑娘不同,兰道尔极少把精力花在打扮上。她最爱的的一身打扮是蓝色T恤和蓝黑色的百褶裙,外面再穿着牛仔夹克,和一双DonaldJ.Pliner的凉鞋。因为不想被看起来显得轻浮。

有些人天生有着令人惊艳的外表,漂亮得根本不像实力派,然而他们最终依靠自身的实力改变了人类的发展进程。

每天查房鼓励的话语都很苍白,而夜里下了手术,我都要回来给她处理伤口。起初每天七八次的换药都无济于事,高位肠瘘每天流量超过1000ml,任何敷料都很快被浸透,继而泡烂伤口的皮肤。而尝试用造瘘袋封住皮肤瘘口,也无济于事,因为肠液里面的油性成分很快从粘胶下析出,让造瘘袋无法密封。最后是在于健春教授和朱贞兵博士的指导下,搭起一套依靠封闭膜的自制墙壁负压吸引装置。尽管如此,仍经常渗漏,每天我都要请2-3名护士帮忙,一起弯着腰在夜晚花去1个多小时给她处理伤口。护士们很善良,很多人为此无数次推迟下班的时间,尽管她们也腰酸背痛,但都投给我肯定的目光,甚至现在当我到基外三病房,她们都会和别人讲起当年的故事。后来病房一位家属看到了,感动不已,从单位找关系给我们赠送了很多进口的抗菌材料,对女孩伤口愈合很有帮助,我每次都剪成小片省着用。女孩卧床太久,难得遇上出去做CT,我都要在女孩一再央求下,绕到病房九层的落地玻璃前面,让她去看看太阳、街道和行人。她指着街道开心地和我说,医生,你看几个月前我就和她们一样走在外面…

兰道尔本科及博士均毕业于哈佛大学,后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以及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从事过4年的博士后研究。1991年,兰道尔加入麻省理工学院担任助理教授,1995年晋升为麻省理工学院副教授,三年后转到普林斯顿大学,并被授予正教授。从2001年开始,她开始在哈佛大学执教。

2016年最后一个工作日的下午,手术室已略显冷清。这是我在脊柱肿瘤组的最后一天,手术很艰苦,教授完成关键步骤已经下午2点,我才开始严丝合缝地关闭伤口。手术室为了控制细菌繁殖,温度始终维持在19度,冰窖一般。术毕,我下楼坐在餐厅的暖风机旁,烘烘冻僵的手脚,扒两口已经结成团的冷饭,准备回去和主治医生一起查房。

毕业工作已经整整两年,我逐渐学会把白天紧张的医疗工作和自己的生活区分开来。第一年的积累很痛苦,总需要白天黑夜泡在医院里,才能观察重症的演变,理解关于他人的痛苦,积攒临床决断的经验;到了第二年末,则能在专心手术之余有条不紊应对十多个住院病人,让我能重拾读书的习惯,尤其是AtulGawande那本《Complications:Asurgeon’snoteonanimperfectscience》,就像解答白天疑惑的心灵鸡汤。我学会更冷静地面对诊疗中的缺陷,明白医疗系统的局限下,只要尽心尽力,不论结果如何,安心就好。

#p#分页标题#e#在哈佛大学的一间实验室里,一位女教授正在做一个核裂变实验。突然,她发现一部分微粒就像被装进球洞的桌球一样,竟然离奇地消失得无影无踪。它会跑到哪儿去?这位女教授大胆地提出一个新设想:我们的世界存在一个人类看不到的第五维空间。

正如《时代周刊》评价:“这位女性物理学家让我们重新认识了宇宙,更颠覆了物理学这个被视为男性俱乐部的阵营。”

场面相当震撼,麻醉机旁横着3个装满血液的3升桶,台下铺了一地的纱布和输血袋,输血量已经等于更换了全身的血液,并随着血浆的损失开始出现凝血危机。主刀教授面露难色,止不住懊悔在祥和的日子却如此狼狈。这时兄弟科室都已到场,妇产科德高望重的郎景和院士也亲临压阵,接替心情沉重的主刀教授指挥现场。

我们会说博士研究生需要具备独立发现问题、独立提出问题和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具备所从事的研究领域所需要的基本技能,掌握该领域的发展历史和最新发展态势。这些能力如何获得呢?一般是通过独立的、具有探索性的研究课题,经过一段集中时间(如5年左右)的艰苦训练而获得(现在的基本学制是普博3年,硕博连读5年)。最后完成和提交学位论文,通过专家委员会的评审和答辩,通过学位委员会的审查(现在还要满足培养单位获得学位的要求,如发表一定数量和质量的学术论文等)。

读中学时,特立独行的兰道尔不顾母亲的反对,坚持要到纽约曼哈顿区的史岱文森高中就读,这是一所以科学及数学见长的公立高中,曾有多位诺贝尔奖得主及各领域的知名人士在此就读。每天清晨天还没亮,兰道尔就乘坐地铁从皇后区赶到学校,组织学校数学组的学习活动。

而美国科学院院士丽莎·兰道尔却在试图打破这个性别壁垒,她是普林斯顿大学物理系第一位女性终身教授,也是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第一位女性理论物理学终身教授。有人认为,她在额外维度上的突破性研究,或许会助她成为下一位诺贝尔物理学奖女性得主。

学校和USMLE教给我们的,好比“屠龙之术”,而我们面对的点点问题,只能称为“Bug”,翻译来正好是虫的意思。绝大多数的时候,面对难缠的Bug,我们只好疲于奔命,根本没有轮到召唤屠龙之术的时候。“有时候,我们会感到自己面对系统的是一部庞大的机器,它的齿轮从来都只按照自己的节奏运转。其实医学界不过是由我们这样一群普通人组成的,但是选择医生这个职业,就意味着我们要过负有责任的生活”(Better,AtulGawande)。

“我是一名科学家。”

兰道尔是个自信而幽默的女人,热爱攀岩的她有次在运动中摔折了几根肋骨,朋友们都很担心。她却幽默地说,自己验证了引力理论,而且信心十足地宣布,引力加速度与预言是完全一致的。

那么一个博士研究生应该具备哪些素养?学习哪些技能?掌握哪些能力呢?

物理学是一门研究宇宙自然的科学,却也被视为专属于男性科学家智力角逐的俱乐部。在超过一个世纪的历史中,仅有居里夫人和格佩特-梅耶两位女性科学家获得过诺贝尔物理学奖。

君子之交淡如水,但一直敬重朋友所为,也始终信赖彼此。叩问内心,回想在学校的时候,我们都带着任性和率真,对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可以不辞辛劳废寝忘食。院报《荷风》是理学院最富人文气息刊物,并为呼声已久的教学改革提供了一个机遇;还有跟李沛师兄坚持了近两年时间的临床讨论课项目,为了准备每周一次的课程,可能比我自己学习花的力气还多。

五岁时,小丽莎就显露出过人的智慧。有段时间,她总是沉默不语,她妈妈以为聪明的她只是想要通过这种行为博得他人的关注,而她却回答说:“我只想让自己说的每句话都是真话。”

他们推动人类向前迈进

发表学术论文是研究生能力培养中的一项基本要求。研究生要学会设计实验,学会收集数据,学会分析数据,学会论文写作,培养对科学研究价值的评判能力,也就是具备判断哪是有价值的研究,哪是有创意和有创意的研究,哪是重复性研究。科学研究要上档次,有品位。

他们改变了寻常事物

新年音乐会之后的一周,我调阅了新年夜那位大出血患者的病程,惊讶地发现,原来她在重症病房的精心治疗下,坚强地挺了过来。而昨晚,曾和我一起痴迷神经外科的小蕊师妹,专程来和我讨论找工作的事情。我们都深爱PUMC,也一起为这里大轮转的体制苦恼过。在经历了波折和“心里长了草”的半年后,她又重新在考虑直接去华西医院学习神经外科,我只是在她快要决定的时候轻轻鼓励了一把。而我自己呢,在经历过这样的轮转后,依然寻找到了机会学习自己最感兴趣的小儿神经外科。看,当我们做出努力的时候,即便不问前程,命运却自有安排。光阴荏苒,你还是当初的那个自己吗?

换完手术衣是傍晚6:15PM,本来没抱任何希望,但发现还能赶上新清华学堂的新年活动,于是草草洗了把脸,空着肚子奔上地铁,终于在开场前20分钟赶到,所幸朋友已经取了票等我。音乐厅很温暖,我却不争气地犯困——前晚没睡好,手术也紧张——不过俄罗斯交响乐团的演出还是异常精彩,胡桃夹子、睡美人,结束前加演一曲《上甘岭》主题曲,全场合唱中,分明看见很多老人眼里闪着泪光。终场时,我也回想着手术中的一幕幕,但没有再询问结局,因为我知道,所有人都为挽救她的生命尽了最大努力。

这看似很明确的培养要求,在我们一年一年答辩毕业的研究生中,是不是都达到了这个培养要求和标准了呢?答案也很清楚。我们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培养要求,研究生们也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学习和训练要求。研究生导师这个群体的文化素养发生了改变,对研究生的培养要求发生了改变。

多年来,兰道尔潜心研究理论高能物理,领域涉及粒子物理学标准模型、超对称理论、弦理论、额外维度理论等。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兰道尔获得了十余次物理学大奖,其中包括由美国物理学会2007年颁发的朱利叶斯·利林费尔德奖以及2012年颁发的安德鲁·格芒特奖。在1999年-2004年间,兰道尔的论文被引用次数达上万次之多,是全球被引用文献最多的理论物理学家。

有一天在自习室里,遇到一位同高中毕业的师妹,在认真读美国USMLE考试复习的书籍。那是我经历过最艰难的考试,8个小时的题目,每一秒钟都紧张得要命,考完后满脸彤红,饥饿万分却丝毫没有食欲。所有考过的人都知道,准备的过程更加艰辛,是精神和体力的挑战。

人生惨淡,半年之后,听说家属竟然把医生告上了法院,主要还是经济的问题。还好,我已经越来越坚韧,这件事并未给我留下多少阴影和影响。我听说,最常跟我们接触的两位家属,在法庭上都一句话没说,我猜,他们一定心里知道,医生当初尽全力了。

第一个改变:研究生成为完成导师课题任务的主力。

PUMC是一座象牙塔,也许略带迂腐,但依然干净清澈。有人笑说协和学生都是自学成才的,这当然是玩笑话,但读书伴我们走过医学院的大半时光。每次临床遇到的问题,能从书中找到深层的解答,都异常开心。

有一次,朋友邀请兰道尔去海边看星空,两人相距车程只有半小时,但却花了一个小时来讨论是否值得去,因为她担心当天晚上是多云的天气,根本看不到星星。后来兰道尔经不起邀约去看星空,果然遇到多云,但在漂泊的云层中,兰道尔还是努力发现新的亮点,她试图向朋友指出黑夜中掠过的人造卫星。

当我们刚踏入这个行业,成为一名医学生的时候,也许认为这份工作需要的不过是永远关怀他人的善心,高超的诊断技术和精准的操作治疗。但实际工作中,我们很快会发现事态远非如此。无数门诊患者都希望住院治疗,只有少数能够有机会被收治。太多的病人需要接受急诊手术,可没有足够的手术室供应,也缺乏上台的护士和麻醉医生。每位肿瘤病人都希望得到最好的靶向药物,只有极少数人能够负担。手术台上大出血的病人需要输血,可是无偿捐献的血液永远都珍贵紧缺。我们面对着似乎永无休止,花样百出的障碍。这个世界躁动、无序、极不公平,而医学作为其中一部分,不可能独善其身。

第二个改变:发表学术论文替代了学位论文。

#p#分页标题#e#住院期间,由于消化液腐蚀血管,女孩好几次腹腔大出血,家里人知道肿瘤已经扩散,觉得如果能安然过去也好。但每次危及生命的时候,我看看女孩苍白的脸,满是求生的欲望,忍不住再问她是否还想再输点血。女孩每次都狠狠点头,哭着告诉我“真的不想死掉”,于是我取来最小袋的红细胞,泵上止血药(生长抑素),帮她挺过去两次。而每次推注,恶心反应都很重,女孩反胃呕血,我只能帮她擦得干干净净,把头发缕好。晚期恶性肿瘤病人输血和抢救的事,邱主任曾经批评过,认为宝贵的血液只能用在有希望的病人上,但这一次,为了这个女孩,没有人再苛责,因为换了谁都不忍心……

生活中的兰道尔也是一个追求极致的人。她做事非常有计划,十分关心自己在每一件事中能得到什么。

先来回顾一下规格,松下LumixGH5这次将之前的4KPhoto提升到了6K也就是18MP的画质,机身本身则是有着20.3MP(无OLPF低通滤镜)的静态拍摄与最高4K/60p(150Mbps)的强悍规格--重点是这次的录影是Unlimited无限制时间的,亦支持另购的V-Log色彩风格。GH5支持5轴机身光学防抖,并可再搭配特定镜头下达成DualIS2的支持,提供最高5级的防震规格。搭配加强的DFD自动对焦系统,可在连续对焦下达到9fps的连拍能力。除了原本的防尘防滴金属机身外,还跟上了双SD记忆卡槽的规格,支持UHSII规格,观景器更是来到了368万点的高分辨率。这次的XLR收音配件也不再占据底部垂直把的空间,而是采用直接插上多功能热靴的方式提供。接口更是有意思,松下为其加入了USB-C的高速规格,并且罕见地提供了全尺寸的HDMI埠。无线功能方面则是也跟上了蓝牙的流行,搭配原有的Wi-Fi(有到802.11ac唷)与NFC可以提供更全面的连接能力。主站编辑一上手GH5之后,第一印象就是这机器变得更为大台了些(其实重量也变重,到了725g的机身重量)。不过看在这么多规格加入的份上,好像也不奇怪?毕竟是给高端专业使用者使用的机型,因此松下也没忘了提供垂直把的配件供更进阶的用户使用。GH5相较于前代也加入了一个小摇杆,也让操作更为进阶。松下GH5预计将会在三月份以US$2,000之价在海外上市,相信接下来应该会有更多评测报道渐渐出现,如果台湾松下没忘记我们的话,应该也是会有进一步的测试报道,敬请期待。

托朋友的福,很久前抢到了当晚7:30去母校听新年音乐会的门票,还是一层五排的位子,回去换件衣服洗个澡,时间绰绰有余。可计划赶不上变化,当我们即将离开时,领导接到消息,妇产科有个中年女性,术中急性出血,靠近脊柱,危及生命,急呼我们组上台援助。对年轻医生而言,这是难得的学习机会,节前的傍晚也最缺人,所以我主动申请留下来跟周大夫一起奔向手术室,心里苦笑,新年音乐会的计划看来又泡汤了……

兰道尔说,她做每件事都这么努力的原因之一是,如果自己真有天赋的话,她不想辜负了这份天赋。

记得第一年在普外科轮转的时候,从急诊捞上来一个术后肠瘘的朝鲜族女孩,正好和我同岁。女孩在北京研究生才毕业,刚工作却查出胃癌,医生们叫“印戒”,是非常恶性的一类。女孩的妈妈给我们看过孩子的照片,青春洋溢,但因为肠道存的瘘口,每天都有大量腐蚀性并带着臭味的肠液从腰间流出,更可怕的是这些肠液顺着身体流到后背,整个背上的皮肤都因此溃烂,刻骨铭心地刺痛。教授本想帮她再次手术,但很不幸,打开腹腔后肿瘤已广泛转移,预期生存屈指可数。

17岁那年是兰道尔第一次展露出天才光芒,她参加“美国中学生诺贝尔奖”美誉的西屋科学天才奖,获得并列第一的优异成绩。赛后,她还获得了高于其他获奖者的特别奖励,受邀参观美国政府大楼。

做学生的时候,可以完全为了兴趣而付出努力。而毕业前,王迁大夫写给我一段话:真正的责任感,就是当我们对待一件事情的时候,即使觉得没有动力、没有精力、甚至认为没有意义时,仍然驱动我们尽力把它做好的力量。这是临床医生这个职业特别重视的素质,是让人变得深沉、厚重、可靠的出发点。等到自己工作的时候,对它体会更深,而我发现更难的是,有些战役还没有开始打,就已经面对注定失败的结局,还有医疗系统的无力。我们,是否还继续?

而兰道尔的升迁速度在美国是非常罕见的,在美国普通高校,从助理教授升为终身教授的平均年限是6年,而仅花4年时间升任美国一流高校的终身教授就更难了。她还连续打破高校的任职记录,成为普林斯顿大学物理系一位女性终身教授,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一位女性理物理学终身教授。

有一个周末,实在太累,没能坚持。下个周末再补上的时候,女孩的床位已经空了。值班大夫告诉我,肠液流失,血钾过低,心跳骤停。或许对所有人,这都是好的解脱。

言论一出,引起各方抨击。但也实实在在地反映了,即便是美国这样“政治正确”的国度,人们对女性科学家的歧视是多么的根深蒂固。

记得小时候,对于“博士”这个称呼是非常敬仰的。说谁是博士,说明这个人知识面广而深,上至天文,下至地理,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对任何事物都有独特的理解,那种说出来我们恍然大悟或者根本听不懂你的解释。从形象上也是文质彬彬,或戴眼镜,或戴礼帽,或身穿笔挺的西装、脚蹬铮亮的皮鞋,说话文明,没有粗话。

这里可以简单科普下美国的教授体系:助理教授、副教授和正教授都称之为教授,而通常情况下,后两者才是终身教授。成为终身教授后,如果没有重大过错,学校一般将无权辞退教授。这也导致了在美国从助理教授升至副教授竞争异常激烈,失败者只能从头来过。

永远计划外的新年音乐会

等到有一天自己读完大学,读硕士研究生,读完硕士又攻读博士研究生,博士毕业又做了2年博士后,然后晋升为副研究员,成为硕士研究生导师,然后再晋升为研究员,成为一名博士研究生导师。算起来自己做研究生导师也二十多年了,也有三十多名研究生从研究组毕业了。从2008年开始我甚至还在科学网上写了不少关于培养研究生的心得和体会的文字,还曾作为中国科学院大学研究生导师培训班的教师,也被邀请到高校和科学院等一些研究所做培养研究生的体会交流。

1962年6月18日,丽莎·兰道尔在美国纽约皇后区的一个犹太人家庭出生。在三姐妹中,她排行老二。她的姐姐是阿斯伯格综合症患者,拥有“雨人”般的超强记忆力——这是一个著名的“天才病”,但是症状严重的话无法正常生活。丽莎和她妹妹或许也有轻度症状,但还没到影响生活的地步,所以两姐妹从小就才华出众,妹妹现在也在佐治亚理工学院担任计算机科学教授。

影响研究生培养质量因素的思考(1):两个重要的影响因素

现在看来,我们都仍在为自己最初的梦想而坚持着,尽管我们变得更坚韧、更坦然、甚至更沉默寡言,但是在梦想面前,我们似乎都还是原来的自己。或许十年以后再回头,所有的经历都让我们羽翼丰满,但最珍贵的,可能仍然是当年闪闪的眼光,和清澈的心灵。祝福你!

后来,女孩的伤口在一天天愈合,可是肿瘤也在一天天扩散。等到女孩腰间的大窟窿愈合上、不再往外流肠液的时候,我们把她转往附近的二级医院安宁渡过。离开前家属向肖教授提了个请求,希望我能继续抽空去看看女孩。我答应了,并随着救护车把女孩送到二级医院安顿好,那家医院又叫做老年医院,都是晚期和垂暮的病人。女孩看到这个牌子,尴尬地笑笑,只是把她最漂亮的几张照片用传给了做医生的我,让主管她的大夫以后别忘记世上曾经有这样一个人同龄人的存在。我每两周去那里一次,看很多老病人,但最多的时间还是翻看她的病案记录,检查一下我们处理过的伤口。每当聊几句,看见她对生活又重燃起希望,就如鲠在喉,不敢多说一句。那段时间,我每次探望结束,都要去旁边的美术馆走一圈,我知道,病榻之前和美术馆里,都是人间最美的地方,是一次净化心灵之旅。

这期间有两个重要改变对于今天的现状是很关键的:

时任哈佛大学校长的劳伦斯·萨默斯曾说:“很少有女性能站在科学家的第一梯队,这可能是因为女性在这方面缺乏天赋。”

兰道尔的大胆设想立刻引起了国际物理学界的震惊。要知道,根据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人类生存的宇宙可是一个“四维时空”。一时间,“哈佛大学美女教授挑战爱因斯坦”的消息传遍全球。兰道尔开始被各大媒体争相报道,其中包括《纽约时报》科学版头条、《经济学家》《科学》《自然》《达拉斯日报》、英国广播电台等。兰道尔更因其美貌荣登美国《时尚》杂志。

这位女教授不是别人,正是2007年被《时代周刊》评为“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被公认为当今全球最权威的额外维度物理学家——丽莎·兰道尔。

脊柱外科开始接手上台,汗如雨下,半个小时后协助妇科逐渐止住出血。这时候血库开始告急,顾不上看手术,我和几个师弟迅速被差遣奔往血库、药房协助转运。几乎所有剩余的A型血16个单位都已调集,刚送来的凝血因子和血浆也迅速耗尽。领导建议就此打住,宫纱填塞压住剩余出血点,转往ICU行生命支持。护士给领导解开沾满鲜血的手术衣,妇产科重新上台接手残局。我们默默走出手术室,没有人送行,只是互道保重。

我们也发现,慢慢地研究生培养单位把这种基本能力作为了研究生获得学位的充分必要条件,也就是说只要研究生发表了符合要求的学术论文,就可以获得学位了。导师不重视学生的学位论文,研究生自己也不重视学位论文。现在众多的研究生一入学就开始琢磨如何早一点发表符合学位要求的学术论文。发表论文几乎成为了他们研究生生涯的全部。所以,渐渐地很多研究生的课题设计是短平快的内容,低层次重复的内容。研究缺少了新意,缺少了探索性,缺少了挑战性,自然也就缺少了研究兴趣。结果是我们的论文数量上去了,研究生数量上去了,可我们却发现与国际上的差距越来越大了,发现自己培养的研究生质量下降了,开始呼吁创新,开始设立各种人才计划吸引国外的学子回国。我们自己培养的博士慢慢地贬值,慢慢地受到歧视,也慢慢地失去了光环。我们通过人才计划引进的受过国外正规训练的导师们,也不知不觉加入国内培养研究生的洪流中,也开始培养着受到国内歧视的研究生,重复着昨天的故事。

盛岱超,男,博士,教授。1991年毕业于瑞德律立欧大学,获博士学位。2012年入选中组部“千人计划”。2013始任职于中南大学土木工程学院,现任高速铁路建造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岩土工程研究所所长,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工程、材料及数学部主评专家。曾在海外知名大学从事科研工作20余年,担任过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大学教授、澳大利亚岩土科学与工程国家研究中心副主任等职务。发表SCI论文100余篇;多次在国际著名学术会议上做主题报告和综述报告,多次担任各国际会议主席;获北欧水文学会最佳论文奖、世界计算力学大会青年研究者奖、澳大利亚岩土力学学会Trollope奖、加拿大岩土学会RMQuigleyAward等一系列国际学术奖项;担任世界三大岩土工程期刊之一的CanadianGeotechnicalJournal主编、ComputersandGeotechnics编委、EnvironmentalGeotechnics、GeotechnicalResearch和MathematicalProblemsinEngineering名誉编委等国际学术兼职;主持各国科研项目20余项,经费累积超过2200万美元;开发多项科研产品被国际数十个知名研究机构采用,其中冻胀分析软件PCheave被瑞典公路管理局、美国陆军寒区研究工程试验室、京都大学等使用。

她还被《时代周刊》评为“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更因出众的外貌荣登《时尚》(VOGUE)杂志,真是物理学界的清流,一位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奇女子。

新年夜很静谧,朋友开车载我回来,问道,离开学校这些年,你还是原来的自己吗?

我笑着和师妹说:“我现在都不会做那些题啦,估计考试当天是这辈子基础知识的巅峰了。”师妹不解,问我道,“师兄,这些……不是我们将来治病救人都要用的东西吗?”闪闪的大眼睛里,有清澈的光芒。我不禁一怔,这不是几年前自己说过的话么?

经历多了,思考多了,似乎应该是经验更多了,思想和理念更成熟了。但近年来,内心里总是有一种声音在提醒、在质疑:我们培养的研究生合格吗?我们该怎样去培养研究生?我们怎么做才能使得他们成为合格的研究生呢?答案本是越来越清晰,实际上却感觉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没有底气了。

我的经历和理解,研究生有责任协助完成导师的课题任务(一般课题任务书中有这个部分),但研究生的课题是具有探索性的,独立性的,研究生能力的培养是很重要的一项内容。研究生自己希望通过课题任务,发挥自己的潜力,做自己喜欢的内容,探索自己思考的问题。导师希望研究生带来新的思维,新的理念,新的方法,完成课题任务的同时,推进和提高研究领域的发展。慢慢地,导师和研究生都忽视了能力和素养的培养,把课题任务几乎成为了研究生培养的全部。所以,我们常看到的是导师着急要数据,研究生着急出数据。近乎机械性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劳动,使得一些研究生渐渐失去了科研的兴趣。一个研究集体没有文化的熏陶,没有传统的传承,只剩下实验数据。毫无疑问,科学研究动手能力是重要的,实验技术的摸索和熟练是重要的,但探索未知本是有趣的,驱动人们的好奇心去探索。文化和传统是一个研究集体的灵魂,这个无形的东西对于研究生心灵的塑造和影响是至关重要的。忽视了灵魂的东西,注重了实际的内容,使得今天的研究生培养缺失了最重要的一个内容。这也许是导师累,学生累,导师抱怨,学生抱怨的一个原因吧。一个环境,没有温馨,没有情感,冷冰冰的,都盼望着早些逃离,这种环境很难培养出出众优雅的人才。

或许因为兰道尔一家都是女孩,父母对她们的教育不会“男女有别”,没人对她们说,科学和数学是男孩们的游戏。但大多数追求科学道路的女孩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各种无形的压力会让她们在科研道路上寸步难行。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