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论文发表的收费问题(历史与现实)_草根站长

科学网论文发表的收费问题(历史与现实)

2018-01-19 01:46 来源:草根站长

韩春雨等人在NatureBiotechnology上发表的论文,是开发了一套适用于人类细胞基因编辑的新系统。很多科学家无法重复其研究结果。他们自己也不在坚持论文中描述的编辑效率。最新消息是“NgAgo-gDNA基因编辑技术工具在诺维信公司的真菌表达系统中已经展现出潜力”。

其他非重量级数据,此事件又会无限期拖长,也就相当于,替河北科大

人家肯定要反抗的,最简单就是指出:河北科大与诺维信的合作是全方位的,

博士生(得意状):那不是龙,叫睚眦(yazi),是龙的儿子,说你土就是土。

SwordoftheSuttonHooburial,early7thcentury,BritishMuseum,London

官员:甚是,甚是。

最大的受益者还是河北科大,2017年又抢占了头条,给今年的招生

也是政绩。无良媒体,澎湃新闻,又赚足了眼球,这次点它的名字,

我支持韩春雨工作的论文发表到学术期刊上 

据报三星已暂停GalaxyNote7生产(更新:三星台湾回应)

我觉得早晚会遇到麻烦,各位对这个媒体提供的信息要多一个问号。

其实很简单一件事,韩春雨只需要公布,向nature提交了诺维信

老乡甲(大喊):不行!

数据提交的是什么数据,没有说清楚;合作只是意向,无实质内容。

老板(脸红):没有就没有,你瞎说什么!(指着博士生)你,你说,同意吗?

老板夺得剑鞘,光凭几个洋字,死活咬定是洋人的剑,还写了一大堆论文证明,他相熟媒体,碍于他是著名高校精英的情面,也给他大事宣扬,证明洋人如何如何厉害,中国人如何如何落后。哪晓得,抢夺之间,剑把脱落,被武汉老乡抓到,藏起来,上面的睚眦,后来测定,与勾践剑的金属成分相似,确证是中国的剑,比洋剑的铸造技术高明多了,一千年后,欧洲人还不能造这样的剑。

伦敦大英博物馆欧洲中古时代剑(七世纪),剑把是后来仿造的.

老乡甲:但是这明明是中国的剑,你看剑把上有龙…

老乡甲:我家湖北无含(武汉?),博物馆里砍(看)过勾践剑,挨(爱)死啰,咋说莫有技术?(贫道只知道是湖北话,不太会听,可能记录有误)

韩春雨的数据提交了,又在关键时刻报道了与诺维信的合作。

这次特意这个时间放出这个消息,目的就是为了拖延时间。

一如声海过去耳机的设计主流,MB660UC以雾面黑色为主调,并以哑银色饰板作点缀。耳杯和头带都用上柔软的材质来给使用者提供舒适的佩戴感,但主要的还是头带设计有足够的弧度和弹性,小编那比较阔的头顶也不会被紧紧夹住,即使要在办公室长时间戴着也不会有太大负担。

众人齐声:应该归武汉老乡。

纽约时报:三星工程师无法让GalaxyNote7自燃重现

无反应,或者诺维信与河北科大合作内幕,等等。

话说四百年前,一位洋人到了中国,要见皇帝。

越王勾践剑(约西元前520-465),湖北省博物馆

我说你们这些人啊,就是不学无术,好好看看我的文章,其实,河北科大

在真菌表达系统应用的结果数据,不就一剑封喉了么?非要不一次弄死,

三星说好的Note7起火原因,下周一正式公布

我这篇文章最后一段就是写给韩老师的,希望他们注意两点,1 不要迷信专利,

博士生(又得意了):哈哈,你错了,那是欧冶子造的剑,欧冶子是莫邪之父,莫邪是干将的老婆。但是这些剑都没有留下来,不晓得样子,怎么证明这把是中国剑?

在耳机上的按键、I/O等操纵界面都集中在右侧耳杯,实体键只有三颗:下方有蓝牙连接键和降噪等级拨杆,在上方则隐藏了蓝牙开关。耳机本身的开关键却是很巧妙地与可摺式耳机的设计融合了,只要把右耳杯由收纳时的状况扭正,听到物理性的「咔」一款就代表顺利开启,反之亦然,想要确保耳机有启动也是可以看一下右侧的指示灯有没有闪烁亦可。现在无线耳机很常见的触控面板也有加入,使用方法也很直观,点一下播放、暂停,垂直滑动就能调整音量这样。当然用作充电的microUSB和有线连接的3.5mm孔都没有缺席了,而其隐藏式麦克风则是换上亮面材质的一小块,并不会有突兀的一根麦克风伸出来;两边耳杯上银色饰板上的洞洞就是降噪麦克风,一共四组。做为一款现代的无线耳机,MB660UC也有相应的手机app控制和智能操作。打开通用的CapTune之后,在设定页里可以调整NoiseGard主动式降噪功能的等级和智能暂停等功能。

老乡乙:我听说以前干将莫邪也很会造剑,湛卢、巨阙、胜邪、鱼肠、纯钧,都是他们造的。

此刻舟求剑又一章也。

(1):很多读者(包括我本人)已经厌倦了韩春雨等人是否造假的争论。我们不关心你们是否造假了。你们是否用假数据拿到国家和政府的多少资助、多大荣誉,在一个“公民”一词不太普及的社会里,我们也可以不关心。但作为科学家、科研人员,我们需要维护科学信息库的准确性。我们每一个科研人员的工作,都是以全世界已经发表的论文数据为基础,如果这个无形的知识信息库中存在大量的错误,会给所有科研人员带来麻烦。没有意识到的错误是就没办法了,已经注意到的错误,必须从知识信息库清除掉。

免费打了广告,能与国际一流公司合作,提升学校科研能力,领导们

-----------------------------------------------------------------------

该方法在人类细胞中到底还能不能用?如果最新的研究结果是在人类细胞中不适用,而是适用于真菌细胞,那就说明原文存在有意或无意的错误(1)。原文内容与现有确认的研究结果(假定现在的结果是准确的)关系不大,如果还保留原文,是对读者不负责任。负责人的做法是,将原来的论文撤稿,重新发表一篇论文,描述NgAgo-gDNA基因编辑技术工具在真菌表达系统中效果。为了便于学术交流,这篇新文章最好还是发表在NatureBiotechnology上。

皇帝接到宝剑,果然赞叹不已,挂在墙上,天天把玩,爱不惜手。

老板(大怒,拍桌子):我是老板权威,我说了算,这是洋人的剑。中国人做不出来。这是结论。不要再吵,谁说都没用。

一位朝官偷偷对他说:我这里有把宝剑,一百多年前一位老师傅造的龙泉宝剑,但是有人早跟皇帝说了,宝剑不见了,其实藏在我这儿,我不能张扬。你拿去,献给皇上,宝剑藏起来,没人晓得,太可怜了。你说是西洋带来的,皇帝会大大赏你,我们也好把这铸剑的技术传下来。

让它在更合适温度下工作。

老板二话不说,一手夺过。武汉老乡哪里肯让,刚吃了不少辣椒,已经憋了一肚子屁,没处放,潑啪一声响炮,像噴气机样,飞身过去夺回来。众老乡,一边捂着鼻子,一边仗义帮湖北老乡,博士生也怕丢了学位,急忙帮着老板,大家扭成一团。剑出鞘,剑进鞘,来回不知多少回合。大家冠履全没,衣服撕得像印第安人夹克。人扭着打着,船摇着晃着,到江心,扑通…剑掉到江中,只剩船边一道利落的划痕,大家就从这儿跳将下去,水深流急,哪里还有剑的影子。船快靠岸,众人徒呼荷荷,只得光跳脚,船板穿了好几个洞。

老板(从船舱里探出头来,斜瞄一眼):我当然认得,此人西泰子是也。这是洋人带来的宝剑。

像老猫抓住老鼠,不断的玩弄玩弄,反正也不缺粮食,就是玩死对手?

说是与PXC550Wireless双生,但MB660UC的便携盒却是截然不同长方形硬盒,里面有著明确区分不同放置的区域:耳机、蓝牙接放器、线材格,上方的盖子也有网格来放置其他小物。没错,MB660UC会在配件上会多附随一个获UC认证的蓝牙转接器,让没有内建蓝牙功能的电脑能可使用到(减省公司采购时的烦恼),并且确保能顺利在电脑上使用到耳机上的各种操作手势,毕竟不是每一台办公室PC都有与时并进啊。除了以上提到的UC认证蓝牙连接外,MB660UC还有SkypeforBusiness的认证,确保能顺利在商务用Skype上使用之余,还会有优质的音频表现。听感方面,以一款通讯用的耳机来评价,MB660UC是非常称职,因为它在通话时的人声时都非常清晰,加上主动式降噪能把外界杂音都过滤掉,感觉就跟对方同处一室地聊天一样;小编几次使用MB660UC来通话,话筒的另一方也表示收音效果很不错。不过在音乐播放时,MB660UC的音色却变成了背景音乐会淹过演唱者的声音,只是用做工作时偷闲听歌的话,还是可以接受了。总结而言,MB660UC是款外型好看,但规格上更是款相当称职的办公室用耳机,而且定价是主流的HK$3,590,如果你刚好要为公司采购新的通讯耳机的话,不妨把它加进候选名单中啊。

一次性交了一年的广告费,老韩给河北科大做了不少贡献。

一场「炸机门」给三星的2016年蒙上了一层阴影,没想到进入2017乌云不光没有散去,情势反倒朝着更坏的方向发展过去了。早些时候还只是因「亲信门」相关贿赂案被传唤的集团掌权人李在镕,现在落到了可能因行贿被捕的处境。韩国检方据称已申请了逮捕令,但法庭那边暂时还没有做出最终的决定。而三星方面目前也未就此事发布任何官方回应,但无论如何,检方的行为已经足以对李在镕个人和整个集团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作为三星如今的实际掌权人,李在镕从其父李健熙手上正式接管三星原本是迟早的事。如果他最终被定罪,虽然家族中还有姐妹可以接手,但两人对集团事务的熟悉程度和掌控力,怕是没法在一朝一夕内培养起来的。其实,若不是因为李氏家族对权力的把控,以及三星之于整个韩国的重要意义,李在镕涉案一事还不至于演变成现在这般复杂程度。对韩国经济来说,三星已经俨然是根基一般的存在,任何高层动荡都可能对国家发展构成深远的影响呢。

博士生(稍微收敛):嗯….

韩黑们会很快组织反击,不良媒体可以继续炒作,比如,采访诺维信

没必要这么玩,他只需要给诺维信几千万,就可以开发和改进AGO这个酶,

花开花落,四百年过去了。中国改朝换代,老百姓数不清经历了多少个皇帝。

老乡甲(满脸通红):你是老板又咋?剑是我捡到的,我说是中国姑剑。

韩粉们欢呼雀跃,韩黑们又有了机会。

老板(威严地):文物交公,剑我拿了。

老板(有点愠怒):洋人才会造那么好的剑,我们中国人没有科学,怎么可以造这样的宝剑!

其实很简单,如果韩提供的数据是诺维信重复他技术的结果,

我看这个媒体有问题,他们如果以后只关注眼球,不负责任乱放屁,

博士生(懦懦然):同意,同意,当然同意。(不同意,哪能毕业呀?)

一天,某渡口一群南北客人过江,刚离开码头不远,老乡甲看到江底有物,银光荡漾,马上跳入水中,一捞,竟然是把带鞘宝剑,一半露在鞘外,寒光四射,拔出一试,削铁如泥,众人大吃一惊。剑鞘上的文字却看不懂。旁边一位高校博士生冷冷一笑,“你们土包子,这是洋人的名字,叫…利..什么的。让我拿去找我老板鉴定鉴定。”

(附图是欧洲中古时代的剑与勾践剑)

最近科学网上面谈刻舟求剑的物理,数学公式一大堆,沸沸腾腾,贫衲不懂。不过前一阵子,在山阴道上,一位老者,敲着烟杆子,给我讲起一段故事,也许与此有关,姑且道来,与诸君搔耳,姑妄听之。

同样一件事,完全看解说,这就是真相。

老板(大喝):你懂个屁!这上面的洋文你认得吗?中国人的剑哪会刻洋文?!

一切OK,韩春雨事件画上一个圆满句号。如果是自己重复,或者

说的更清楚一点,打个比方。某科学家在原始森林里发现了一个新物种,鉴定为类人猿,发表在Nature。如果后来经过他人批评和自己反复研究,确认发现的确实是一个新物种,但不是类人猿,而是一种形状像猴子的真菌,一种新的猴头菇。如果原来的论文不撤稿,最新的结果不再投稿,所有读者都会以为世界上多了一种类人猿,不知道还有一种新的猴头菇。发表论文是为了干什么,就是为了交流知识。过去错了就应该及时更正,有了新的就应该及时更新。撤掉旧稿,再投新稿,是负责人的作者和负责人的期刊的最低要求。

老乡丙:可是,洋人莫有到过此地,咋是他们丢下的?

洋人:Yes,Good!我去做个剑鞘,刻上我的name,剑鞘上弄些design.Emperor就会认为是我造的。

这一次,不仅是看韩春雨等人的科学素养,也看NatureBiotechnology的科学素养。

老乡甲:龙子不是中国的吗?我给二牛的玩具木剑上面也有。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