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日本Eiji Itoi肩胛盂轨迹glenoid track的概念是怎么提出来_草根站长

科学网日本Eiji Itoi肩胛盂轨迹glenoid track的概念是怎么提出来

2018-01-21 18:21 来源:草根站长

阻力系数与固体水下形状以及Reynolds 数(与速度成正比)等有关,在低Reynolds 数时C与其倒数成正比例,因而阻力与速度成正比例。这是可以成立的,如船很小,速度很低等。 

当人们发现被蒙骗,就会产生追求真相的强烈渴望。当得知真相多年被掩盖、被歪曲,人们就会不顾一切地去挖掘它、揭露它、传播它。

博主回复(2016-12-19 06:57):应该什么公式都不写,说物理就行啊。人跳离船时,两者有动量p和-p;落回船前人的动量是p,船减少到-q,船向后运动消耗动量p-q人落到船上后,人-船具有动量p-q 而向前,与船已消耗的动量相同。船向后运动吃水浅,总阻力小因而运动距离大;人-船吃水深,总阻力大因而运动距离小。船绝对回到原位置是不可能的。假设阻力与速度成比例而不考虑迎流面积,实在是偏离实际啦。因而结论奇特。至于流体与固体的实际作用力,当然复杂。若速度变化,还要考虑附加质量的惯性力即水体速度变化的力。中学物理可以简化讨论,但相关结论并非真实啊。不能作为研究成果或者科学而宣传。

3.要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就必须认真总结历史经验教训

第二,审稿人直接抄袭Dansinger和他同事的研究成果,几乎是逐字重复了了论文的文本、表格和数据。

爱因斯坦是个曾经在苏黎世求学、工作的瑞士人。生于德国的爱因斯坦,因为政治原因,两度失去德国国籍;也曾经一度拥有奥地利(奥匈帝国)国籍。1933年赴美之后,爱因斯坦再没有返回欧洲,但他终身都保留着瑞士国籍。这是让瑞士人骄傲的资本,因为爱因斯坦是瑞士人。

比SCI拒稿更让人心寒——遇到无底线的审稿人抄袭你的论文

5   我在拙文《时间与空间的交织和变幻》的最后说

First, peerreviewers should maintain the confidentiality of the papers they review. Theyshould refrain from using for their own purposes what they learn during peerreview until the work is published and can be cited as the source of thatinformation.

下面是关于这篇文章中提到的审稿人窃取论文成果事件的部分节选,为保持内容的准确性,在译文后面附有原文供大家参考。

#p#分页标题#e#“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是改革开放的开山巨斧和精神指南。要坚持改革开放,就必须坚持社会实践标准;要坚持社会实践标准,就必须总结历史经验教训。对过去走过的路,不仅讲成绩,还要讲问题;不仅要看正确的,还要看错误的。其中,总结错误的教训更为重要。人类知识基本是从错误中学习得来的。要从错误中学习,就必须认识自己的错误。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说:“忽视错误、掩盖错误是不允许的,这本身就是错误,而且将招致更大的错误。”

爱因斯坦博士论文

总而言之,人跳回到船上,吃水深度增加,迎流面积大致随人质量而比例增加,总阻力也会成比例增加。不再是动量随距离的减少为常数,而是速度随距离的减少为常数。船后退时速度较高,回程时速度较低,因而不可能回到原来的位置。

虽然我们只记录了审稿人恶性窃取稿件并擅自发表的少数案例,但这些案例确实发生了,这让许多作者心生恐惧。我们从来没有看到这种信,这种被抄袭了的作者给偷他工作的审稿人给的信。但是在塔夫茨医学中心的Michael Dansinger意识到他提交给《内科学年鉴》的被拒稿了的论文被再次发表后,该杂志意识到竟然是一位审稿人发表了Dansinger的论文,随之发表了评论文章解释整个事情的经过。

一只在弧线上爬行的蚂蚁以为自己在沿着直线行走,在高处鸟瞰才看清蚂蚁在走弯路。历史学是“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的大学问,对走过道路的回顾和反思是历史学的责任。视野狭小的人们认为走的是光明坦途,从历史大视野看才知道进入了歧途。英国哲学家培根说,“读史使人明智。”明智就能少走弯路。

对于”学术不当行为伤害“,《内科医学年鉴》的主编Christine Laine确认存在多个不同程度上的不当行为。

2.当一个民族经历重大曲折,需要重新选择道路时,需要重新审视走过的路,以更广阔的历史视野瞭望前进的方向

通常讨论单位面积的力,因而迎流面积或问题中的人-船质量不必考虑,只要讨论速度;这使得我混淆了阻力系数C 与岳博士的阻力和速度的比例系数K。当然这是自己阅读不够仔细、写作不够严谨所致。 不过,基于偏离实际的假设得到惊人的结论,似乎也偏离了科学啊。我在岳博士博文后面说了“如果不考虑阻力系数与吃水深度的关系,.......岳博士的结论正确的”,可惜没有得到岳博士的确认。当然,这里所说的阻力系数已经是岳博士的K。 

The letterand editorial identify the paper containing the stolen material — now retracted— but don’t name the reviewer responsible. As Dansinger writes in “DearPlagiarist: A Letter to a Peer Reviewer Who Stole and Published Our Manuscriptas His Own,” the reviewer took much more than just a manuscript:

显学,是指一时在社会上处于热点的、显赫一时的学科、学说、学派。为什么历史学成为当今显学?因为当今社会对历史有着强烈的要求。具体说来,有以下几个方面:

二、审稿人直接抄袭他人成果

最后再次向相关博主致谢。 

然而,用社会实践来检验真理有两个难题:一是需要很高的社会成本,甚至要以几代人的鲜血和生命为代价;二是需要很长时间。社会实践不像自然科学那样在实验室里短期找到结论,它需要一个历史过程才能明辨是非。用实践来检验真理,不可能当下试验,只能用人们经历过的社会实践来判断是非。这就得依靠历史。真实的历史是社会实践的记录和总结。所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包含着一个必须完成的任务——真实还原近百年来的历史过程,客观总结历史经验教训。

完成一篇高水平论文往往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因为评论较多,就一总回复如下,还请体谅。首先要说,博文中也已经说了,“自己阅读不够仔细、写作不够严谨所致”,向大家道歉,向岳博士道歉。我们做过绕流试验,当然用阻力除以迎流面积来处理数据;因而写作时没有想到要用动量分析。不过,我原博文(已经用图片的形式贴出来)所说并没有错误。但疏忽就是疏忽,因而我昨天最终决定删除而不是修改博文,并且向大家致歉,当然也提醒岳博士其阻力计算有误。如果我们能就此略作讨论就好了。这不是马老师所说阻力线性关系成立范围很窄,而是定性不能成立——小船不可能绝对地回到原位置。我以为删了博文,认了错,道了歉,又提醒了岳博士,事情也就了结。可是,今天早晨我看到岳博士新贴博文有我删除的博文,只得说明我已经删除,也烦请他删除。可惜未能如愿,只得另写博文解释。因为我们不是中学生,不能将似是而非的事情当作科学真理宣传呢

当初,中国人走进这个历史河套时,有着良好的愿望,有着当时的“合理”逻辑,有着国内外的动因。在革命者的眼里,他们的选择是合理的。当时也有不同的选择,但占主导的革命力量认为“不合理”而加排斥。显然,“合理性”的认定,受当时革命者的视野所限。按照革命者当时视野认定的“合理性”作出的选择,步步演进,就形成了二十世纪的中国。革命者当时不会想到,“短期的合理逻辑”铺设的路,是通向奴役之路,通向灾难之路!

岳博士假设船受到的水的阻力与速度成正比,比例系数与吃水深度无关,即不管船载重多少,只要速度相同则所受水的阻力相同,则动量随位移的变化就是该比例系数,那么他的结论是成立的。我已经在相关博文留言说了。不过,实际阻力总是与迎流面积相关的,岳博士的结论并不能成立呢。 

学术不端行为分为四种不同的行为

[22]尤明庆  2016-12-18 15:08

乔治▪奥威尔说:“当我动笔写一本书时,我不会跟自己说我要写一本完美的书。我想写它,是因为我想揭穿某种谎言,是想唤起人们注意某些事实。”揭露谎言,还原真相,这也是当今很多历史研究者的目的。我们这两三代人受骗了,决不能让后代子孙继续受骗!

为了避免某些博主对他人的批评,我已经关闭评论。此外,我觉得问题已经说清楚了。

在这一选择中,社会思潮出现分裂,甚至出现了各站立场、壁垒分明、党同伐异的情况。在这样社会环境中,很多人彷徨、苦恼,迫切需要历史经验指明方向。这是历史学成为当代显学的第二个原因。

“你为什么喜欢读历史?”“因为历史就在那里!”但我们不得不追问一句:在写历史、拍历史、读历史已成为一条完整宏大的产业链的今天,我们读到的到底是不是历史?虽然,有人钻进故纸堆是为了化身鸵鸟,但更多人应该是想从中找到一点明天的轨迹。有笑谈说当年主席愿意看历史,委员长则愿意读哲学,所以败了。历史的真正价值在哪里?

#p#分页标题#e#In“Scientific Misconduct Hurts,” 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 Editor-in-ChiefChristine Laine identifies the “several layers of bold misconduct” that tookplace:

人类本来是要从农业文明向工业文明和信息文明发展,从专制政治向民主政治发展,从蒙昧和迷信向智慧和科学发展,而中国的近现代却有一段时间脱离了人类这个发展轨道,直到改革开放又转了回来。这好像中华文明的象征黄河一样。黄河本来是向东流,流向大海,融入世界潮流(以欧为师),但是流到陕甘地区以后被拉向了北边,向苏俄的方向流动(以俄为师),后来又拐回来,转向大海的方向,形成了一个河套。这就是中国近现代史的河套,历史的河套。

1.对历史真相的强烈渴望,是众多人关注历史的一个重要原因

苏黎世的一处爱因斯坦旧居

遗憾的是,现在有人却极力掩盖历史上的错误,把片面歌诵过去的成就当“正能量”大加表彰,把揭露和反思历史上的错误当“负能量”大加打压,无视“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的古训,听到谄媚的诺诺之声就很高兴,听到忠诚的谔谔之谏就非常不满。这种态度“本身就是错误,而且会招致更大的错误”。“更大的错误”就是重蹈覆辙。杜牧在总结秦朝灭亡的教训写道,“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什么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几十年来,都把mao思想当作最高标准。判断一切事情的是与非,都看是否符合mao思想。真理标准的大讨论,提出用社会实践标准代替mao思想这个标准。这场大讨论是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发表一篇文章引发的。文章题目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大讨论破除了对mao的迷信。这个“现代迷信”禁锢了中国人的头脑二十多年,这场大讨论打开了这个精神枷锁。

为什么真相被歪曲、被掩盖?这是因为,有些人通过说假话来取得利益和维护利益。揭露真相,会伤及这些人的利益,会引起这些人的恐惧和反扑。

分享法律信息和故事,传递法律声音和智慧!

首先,同行评议人员应当保持他们评议论文的机密性。他们应该克制住为个人目的使用他们从论文中学到东西的冲动,直到别人论文成果被发表出来后,才可以作为他们的信息来源被引用。

决不能让您的后代子孙继续受骗

这封信和评论文章证明该审稿人发表的论文包含有原作者提供的数据-现论文已经被撤稿-但还没有追究审稿人的责任。Dansinger写道:“亲爱的剽窃者:一封致恶意窃取稿件并擅自发表我们原稿的同行审稿人”,这个盗窃者偷窃的不仅仅是一个论文稿件。

爱因斯坦和苏黎世的缘分开始于1896年进入当时的瑞士联邦理工学校(FederalPolytechnicalSchool)就读,这个学校也就是今天的瑞士联邦理工学院(SwissFederalInstituteofTechnology)。今天理工学院的简称ETH大名鼎鼎,不过当地人还是习惯性的称这个学校Polytech。此后,他的身份在这里从学生,变成讲师,再变成教授。

1900年,爱因斯坦成为该校物理学科唯一的毕业生,并向学校申请一个助理的职位。但他却没有拿到这个位置,有人说是因为他在学校有不良记录——喜欢逃课多在家研读物理学著作;也有人说他在校的平均成绩不太好。于是他离开苏黎世,有了那段为世人熟知的在首都伯尔尼的瑞士专利局工作的历史——这一待,就是7年。爱因斯坦的奇迹年也发生在这期间。1905年,26岁的爱因斯坦向苏黎世大学提交了论文《EineneueBestimmungderMoleküldimensionen(ANewDeterminationofMolecularDimensions)》。此后短短数月间,他连续发表了四篇具有革命性的论文,其中包括他获得1921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的那篇描述LightQuantaHypothesis的论文《OnaHeuristicViewpointConcerningtheProductionandTransformationofLight》。文中,他提出了lightquanta的概念,也就是今天人们熟知的光子photon。

4     昨天所删博文已用图片形式贴出。觉得岳博士的结论不能成立的起因是:没有阻力则船-人系统的质心不动;而只要有微小阻力,不管多小,总是船回到原来位置而人跳到船头,质心向前移动固定的距离。系统参数连续变化而系统状态是两个孤立的点。这似乎不容易。阻力与迎流面积相关就可以使问题自洽。 

It took 5years from conceptualization of the study to publication of the primaryanalysis (1). This study was my fellowship project and required a lot of work.It took effort to find the right research team, design the study, raise thefunds, get approvals, recruit and create materials for study participants, runthe diet classes, conduct the study visits, compile and analyze thestudy data, and write the initial report. The work was funded by the U.S.government and my academic institution. The secondary analysis that youreviewed for Annals used specialized methods that took my colleagues many yearsto develop and validate. In all, this body of research represents at least 4000hours of work.

 2    这是昨天博文的第一节,而第二节叙述有些欠妥,经张海涛老师提醒就到相关博文留言删除了自己的博文,计算机里原稿也删了。可惜,岳博士将拙文用图片贴出,不得不再说两句。在第二节增加几段文字,将原稿用图片插在中间。

如果你辛辛苦苦写完的论文,被拒了,我想你的心情一定是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如果你的论文被拒之后又发表了,我想你的心情一定是柳暗花明疑无路,山重水复又一村;如果你的发现自己的文章发表了,然而作者却不是你,我想你的心情一定是快磨三尺剑,预斩奸人头,这绝对是可忍,孰不可忍,孰可忍,反正我是不能忍。

 或许,我们民族欠缺求真务实的科学精神:为了说明一个大道理,为了办成一件大事情,可以编造并不存在的事实!为曹丕“汉魏禅让”制造舆论的祥瑞、为宋真宗“封禅泰山”确定依据的“天书”,固然是遥远的故事。证明社会主义优越性的“亩产十万斤”,宏大之规模,笨拙之手段,惨烈之后果,也渐渐被遗忘了。2002年高考作文以救助冻僵者体现的高尚精神测试青年学子的“心灵”,事情本身却是一个虚拟的故事。

Althoughwe’ve only documented a few cases where peer reviewers steal material from manuscriptsand pass them off as their own, it does happen, and it’s a fear of manyauthors. What we’ve never seen is a plagiarized author publishes a letter tothe reviewer who stole his work. But after Michael Dansinger of Tufts MedicalCenter realized a paper he’d submitted to 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 that hadbeen rejected was republished, and the journal recognized one of the rsviewersamong the list of co-authors, it published a letter from Dansinger to thereviewer, along with an editorial explaining what happened.

F=阻力系数C*迎流面积A*0.5*水的密度ρ*速度V平方

4.沉重的历史责任感,使一代人拿起了史笔

历史河套的前一段造就了一个专制的中国、贫困的中国。这种结果背离了很多老一代革命家的初衷,广大中国人蒙受了灾难。历史河套的后一段是改革开放,它使中国回归人类文明的主流,走向摆脱贫困和专制的道路。

 爱因斯坦作为学者的的职业学术生涯始于1908年在伯尔尼大学(UniversityofBern)成为讲师。翌年,他被聘为苏黎世大学副教授。1911年,他在布拉格的查尔斯·费迪南大学(Charles-FerdinandUniversity)担任正教授,然后在1912年返回来母校所在的苏黎世。1912年到1914年,爱因斯坦在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担任理论物理学教授。

一、审稿人应该保持论文的机密性

几十年来,教科书还向国人灌输所谓“五阶段论”,即人类历史要经过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最终必然走向共产主义社会,从而认定走苏联道路进入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是不可抗拒的天律,苏联崩溃以后,有人还相信“五阶段论”,还对苏联模式恋恋不舍。

在苏黎世期间,爱因斯坦曾经在多达6个不同的地方居住。即便如此,苏黎世的爱因斯坦旧居远比他在瑞士伯尔尼,以及美国普林斯顿的的住所(EinsteinhausBern,Swiss;AlbertEinsteinHouse,Princeton,US)名声逊色许多。比如伯尔尼的爱因斯坦故居是这个城市最重要的旅游景点之一。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来到伯尔尼多半会去他的故居看看。而苏黎世的6处旧居中仅有一处被官方树立了纪念牌。其余的5处,若不是当地的历史学者,外来的游客是无从知晓的。这处旧居是一栋仍然在使用的小公寓楼。我在初冬一个阴霾的早上来到这处公寓旁,好奇住在爱因斯坦旧居的房客是否曾想象过爱因斯坦坐在起居室思考艰深地物理学的样子。

中国向何处去?这是近百年来中国知识分子反复提出的老问题。经过大饥荒和文革等重重灾难,答案就是走出历史河套,就是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经济得到空前发展,社会也前进了一大步。但是,由于“苏学为体,西学为用”的改革思想,经济上搞市场经济、政治上难以割舍苏联体制,因而出现大量新问题。面对这些问题,有人怀念mao,有人提出搞第二次文▪革。他们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他们认为沿mao的路子走下去,就不会出现这些问题。中国似乎又面临一个重大选择:是回到mao时代实行前三十年的路线,还是清算前三十年的路线,全面深化改革?

掩盖真相和揭露真相,是利益和真理的较量,是光明和黑暗的较量。这种较量有时是非常残酷的。因此,追求真相的渴望不仅仅是出于好奇心理,而是出于对真理的追求,因为没有真相就没有真理。

杨继绳:高级记者,教授,毕业于清华大学

2016年12月12号(这个双十二和购物无关),在美国期刊《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上,刊出了文章《Retraction watch: Dear peer reviewer,you stole my paper: An author’s nightmare》直指论文审稿人的学术不端行为。

令人不安的审稿人的剽窃报告

从最初的概念化研究到最终的发表经过了5年的时间。我的这项研究项目需要大量的工作,需要努力找到合适的研究小组,设计研究方案,筹集研究资金,获得批准,为研究人员准备材料,进行饮食规律的研究,学习访问,分析处理研究数据,并撰写初步研究报告。这项工作是由美国政府和我所属的学术机构资助的。“您”在《内科年鉴》上看到的第二个分析结果所使用的特别方法,是我的同事们花了很多年的时间去开发和验证的。总之,这项研究至少花费了4000个小时的工作。

我喜欢瑞士人对待爱因斯坦的方式:尊敬,因为他骄傲,却没有把他推上神坛。他的事迹,在瑞士国立博物馆、苏黎世大学、瑞士联邦理工学院的记载和展览里都能看得到,却没有关于他小时候如何蠢笨,学不会说话这样的虚假八卦。而他的6个居所隐秘在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依然有人居住,却没有一处被拿来被人顶礼膜拜,或是将房客赶出去收取门票。

固体在流体中匀速运动受到的阻力是

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在对错误的“自哀”“自鉴”中寻找真理,这是历史学成为显学的第三个原因。

几十年来,几代人所学的历史教科书,所受的历史观教育,很多是根据某种意识形态需要而剪辑甚至编造的。例如抗日战争,几代人只道共产党打败了日本侵略者以后,躲在峨眉山上的蒋介石才下山摘取胜利的桃子,不知道抗日主战场在哪里,不知道两百多位国民党将军在卫国战争中捐躯;几代人只知道,由于党的英明领导,战胜了1958-1962年空前的自然灾害,使形势越来越好,不知道数千万人被饿死的惨烈人祸;没有经历文革的人只知道,文革中大批官员受到迫害,不知道受害的普通群众是受害官员的十倍、百倍,只知道造反派是文革的作恶者,不知道十年文革中造反派仅仅活动两年,作恶者主要是不同时期的掌握权力的人。只知道“四人帮”和造反派支持文革,不知道一大批高级干部也在一段时期支持文革。

我们这两三代人经历了上述的历史河套,有着进入河套和走出河套的清晰记忆和切身体验。进入河套和走出河套都伴随着时代的巨变、社会的动荡、生活的跌荡起伏和亲人的悲欢离合。这两三代人体验的复杂性和深刻性,是平静岁月中无法相比的;他们观察社会的眼界和对社会认知的深度,是平静时代的人们不能达到的。非凡的记忆,非凡的体验,非凡的认知,是这两三代人最重要的遗产。前两代人多已告别人世,只有我们这一代人保有这些遗产。我们已白发苍苍,垂垂老矣,不把这份遗产著之竹帛、传给后代,就可能永远地消失了!这将是死不瞑目的重大遗憾!正如孙怒涛校友说的,“历史,拒绝遗忘!”“遗忘,意味着亿万文革受难者的苦白受,血白流,命白丢;遗忘,意味着多灾多难的中华民族没有前途,没有希望。”沉重的历史责任感使这一代人拿起史家的笔。他们写历史不是为了出名,他们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已经功成名就了,为什么还要对与自己专业无关的历史费如此多的心血?陆小宝校友回答得好:“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最后责任!”这是历史学成为当代显学的又一个原因。

2016-12-14杨继绳今日法说实务操作讨论交流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