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把索尼这台 4K OLED 电视搬回家!_草根站长

我想把索尼这台 4K OLED 电视搬回家!

2018-01-21 18:22 来源:草根站长

同年10月到北平,在北平艺术专科学校音乐系任教。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瞿希贤先后在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工作团、中央歌舞团、中央乐团从事作曲。

在市场经济社会里,人是理性人和经济人的混合体,他的行为选择首先是理性的,然后就是追求收益最大化。在这个前提下,我们再来看上面提到的制度悖论:好的制度之所以使坏人变好,是因为在这个模式里有四种行动出口:在好的制度保证下,做好人收益比做坏人的收益高,反之,做坏人的收益很低,久而久之,没有人愿意做坏人;相反,在坏的制度安排下,做好人的收益不如做坏人的收益高,反之,做坏人的收益很高,久而久之,人们都愿意做坏人。在这种制度安排下,人们的认知模式以及行为选择都将发生混淆,如果进一步发展就会出现群体偏好与选择的逆转:“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成为一种潜在的行动纲领。对于任何机构与个人而言,鉴别学术不端是需要巨大成本的,对于个体而言,指认学术不端还要承担额外的巨大心理成本,而收益与补偿却是极其微小的,从而导致个体的监督行为成为极度不经济的行为。在学科分化如此细化的今天,只有同行具有监督能力,而同行鉴于各种监督成本考量的回避,久而久之,学术不端的鉴别与惩处就成为科技评价的飞地,仅存的唯一约束就是源于个体内心的良知,而良知的约束力量是极其脆弱的。由此可以断言,源于小科学时代的自律已经无法适应大科学时代的学术诚信建设,此刻,由代表制度安排的机构的监督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出路,这也是我们当下在科研诚信建设方面遭遇的尴尬瓶颈。

表1.主题资助数量与资助金额列表

1940年入重庆国立音乐学院钢琴系学习。1941年回到上海,考入圣约翰大学英国文学系,又先后从李惟宁、马琼斯、弗朗克、谭小麟等教授学习钢琴、和声、对位等音乐课程1944年毕业。

中国人不配谈论规则,也不配制定规则。

60年代以来,瞿希贤还先后为影片、《红旗谱》、《元帅之死》、《骆驼祥子》等配乐。她的电影音乐作品以强烈的时代气息,浓郁的地方色彩,有力地表达了影片的主题思想和人物内心世界。几十年来,瞿希贤创作了数百首歌曲,已编辑的作品专集有《瞿希贤独唱歌曲集》(人民音乐出版社,1985)、《瞿希贤歌曲集》(上海文艺出版社,1985),收集了1938~1984年的作品。

通过文本聚类,把NSF材料科学项目归类为17个研究主题(表1)。可以看出,NSF经费投入最多的是仪器设备的建设和相关技术的研发,不论是资助金额还是平均资助金额仪器设备主题都远超其他主题,118个研究项目有92个承担机构,承担机构分布很均匀。通过判读主题关键词和项目题名,主题资助内容为X射线光源、激光光源、显微镜、核磁共振等相关材料表征设备建设与相关技术研发。该主题包括所有材料资助项目中3个资助金额最高的项目:康奈尔大学的持续两个CHESS建设项目和PhaseIbEnergyRecoveryLinac直线加速器的研发,均为X射线相关设备。

亚裔家长无形中给了孩子太多的压力。1998年,著名花样滑冰选手关颖珊和美国另一名新秀,高一学生李宾斯基(TeraLipinski,当时只有15岁)争夺奥运会女子单人滑冠军。在决赛中,经验丰富的关颖珊因为紧张而造成失误,最后屈居亚军,而李宾斯基在毫无压力的情况下正常发挥,获得了冠军。赛后,两人在接受采访时所讲的话其实折射出两种教育的差异。李宾斯基讲,我当时就想着转呀转呀,结果完全发挥了水平。而关颖珊讲,我想到我的父母,我的奶奶……为了报答他们,我要好好发挥。正是因为来自上一辈太重的压力以及对冠军过多的渴望,使得关颖珊在那次奥运会上错过了她一生中最有可能获得奥运冠军的机会。

【博主跋】这是年前应曹老师之邀而写的,跟曹老师打听,现已发表在《今日科苑》2017(1)期上,合作愉快,是为记!今天刚回来,贴出此文,以此宣告,新的一年重新开始进入工作模式!

客观地说,看到这则消息,笔者内心并没有产生多少震惊,愤怒早已经被严重稀释,这只能说明包括笔者在内的所有人的认知模式开始转变。毕竟这些年我们国家被撤稿的文章太多,也没见到有哪个人因此受到调查与严厉惩处,自然会推断这次也会如往常一样:不了了之。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国的科研诚信状况并没有出现我们所期待的根本性好转。我们已经厌倦了就学术不端事件对个体进行学术道德审判,因为无数事例证明,这种做法于事无补。坊间经常说的一句话是:好的制度使坏人变好;坏的制度使好人变坏。我国科技界的科研诚信状况如此糟糕,显然已经不是个体层面上的原因可以解释。因此,以往那种一味对个体进行简单的道德审判的做法,看起来正义凛然,实则恰恰掩藏了最为深刻的产生那个问题的制度困境。因此,为了彻底解决这个问题,需要从宏观的制度层面进行切入:探讨其产生的机理及其腐蚀性后果。

1935年“一二九”运动中,她积极投入抗日救亡运动。

——塔西陀陷阱边缘的科研诚信库存与道德地图

中日友好医院高干病房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瞿希贤是因肺癌晚期去世,去世时十分凄惨,身在国外的子女都不在身边,只有一个护工照顾。

最近看电视剧《于成龙》,俺流泪了。于成龙,一个前朝副榜贡生,为了“修身齐家治天下”的理想,被后朝招揽,不惜做了奴才。于成龙,一个三次被同僚赞为“卓异”的人才,官至总督、兵部尚书、大学士,的确实现了人生理想,被他的主子康熙赞为:清官第一,天下第一廉吏。但是当俺看到电视剧开始,满人守备,圈地、屠杀汉人时,俺也是异常震怒。

我想,我父母当年的想法和做法代表着如今中国大部分家长的想法和做法,但是年轻人容易有逆反心理,听长辈们说多了,即便觉得有道理,也会烦的。如果在这种情况下继续给孩子施加压力,孩子就会觉得学习是为了父母,久而久之就变成了被动地学习。

这是我在亚裔子女或清华本科生的身上很难看到的。我弟弟在斯坦福大学读书时,也注意到了类似现象。这其实反映出美国人和亚洲人有着不尽相同的教育理念,一种是出于兴趣而学习,另一种则是为了很现实的利益而学习。目的不同,结果常常也不相同。

十多年来,在刘文清院士和刘建国研究员的带领下,安光所环境光学中心率先将先进光谱技术应用于环境监测。针对环境大气立体化监测需求,傅里叶变换红外光谱(FTIR)技术可以组建包括固定污染源排放监测、无组织排放监测和排放通量监测的立体化监测体系。高闽光团队将FTIR技术成功应用于泉州石化园区,打造了国产FTIR设备的品牌效应。

FTIR技术是20世纪80年代兴起的一门光谱学技术。自从20世纪70年代在红外光谱中引进傅里叶变换(FT)以来,大幅度地提高了红外光谱(IR)的灵敏度、波数精度、分辨能力和应用范围。

高非线性石英光子晶体光纤由多圈尺寸在波长量级的空气微孔包围细小的纤芯构成,其结构精细复杂,拉制工艺难度极高。该课题组通过精确控制光纤拉制过程中的温度、张力、速度等参数,研制出了适合1μm掺镱光纤激光器泵浦的光子晶体光纤,其外径120μm,纤芯直径5μm,零色散波长为1040nm。采用该光纤在1055nm飞秒光纤激光器的泵浦下,获得了光谱覆盖整个可见光波段的超连续谱输出。

#p#分页标题#e#我自己的大学之路十分漫长,一辈子上了24年学(中小学11年,国内大学本科5年加两年研究生,在美国读博士6年),比我工作的时间还要长(到2015年为止我工作的年限不过18年)。如果从进大学的第一天算起,到我通过博士论文答辩离开学校,前后居然长达18年之久(1984年到2002年),这中间,我两次去工作,又两次回到学校读书。

当教师或者学生猥琐在大学的办公室或者教室里,使用教育网浏览科学网或者看新闻时,当科研跟风者,沾沾自喜地使用盗版软件做科研、享用copy的他人学术著作时,当公务员住在“价廉质贵”的官邸时,你们都是“规则婊”。

规则到底是啥?它本质上是为多数人服务,为少数人制定,是为了维护既得利益者的利益的。

图1美国NSF材料学部研究资助项目数量与资助总额的年度变化

科研诚信话题已经成为科技界的老生常谈,然而时至今日,各种学术不端现象仍不时见诸报端,诚信问题已成科技界的最大顽疾。2016年12月12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召开2016年“捍卫科学道德反对科研不端”的通报会上指出:自2015年3月开始,《英国现代生物》、《斯普林格》、《爱思唯尔》、《自然》等国际出版集团出现的4批集中撤稿中,涉及中国作者的论文有117篇。其中,23篇标注得到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资助,另有5篇被列入已获得资助的项目申请书。这次曝光的学术不端案例中有一个新迹象:即不端从简单的个体层面向第三方中介机构蔓延。这预示着学术不端已经从个体的简单小作坊向规模化、集约化的方向发展,而且不端的技术更细腻,更不宜被发现。此时如果不采取果断措施,情况会变得越发难以处理。

1954年,她根据内蒙古民歌改编的无伴奏合唱,成为国内外音乐团体经常演唱的曲目之一。此外,她所创作的在全国第1届音乐周上获得好评。

每当别人问起我父母培养我和弟弟的经验时,他们给出的答案其实让求教者们颇为失望,因为那些都是所有中国父母都知道,而且已经做了的事情,比如“要教育孩子读书的重要性”,等等,并不是什么别人不知道的秘诀。我的父母教育子女应该算是成功的,但是他们自己却一直并没有意识到他们教育子女的真正秘诀。我和弟弟很多年后回过头来看,才明白秘诀其实在父母自己身上。我的父亲没有机会上一个全日制正式的大学,不过他学习了一辈子。他利用在大学工作之便,去补习了一门又一门大学课程,并且非常努力地做科研工作,得了很多国家发明奖和科技进步奖,最后居然能在一个极为看重文凭的大学里被提升为教授级研究员,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在我的印象中,父母晚上从不参加应酬,甚至不看什么电视剧,总是非常有规律地学习。我的母亲现在快80岁了,依然每天坚持学习。父母们并不知道,他们在对我们兄弟的教育上最成功之处,是以他们的行为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我们,让我们渐渐养成了终身学习的习惯。

  打造国产FTIR设备的品牌效应  ■本报记者沈春蕾

1919年9月23日生于上海。读中学时开始学钢琴。

遗憾的是,人生是场马拉松,拿到一所名牌大学的烫金毕业证书,不过是在马拉松赛跑中取得了一个还不错的站位而已,人生——这所真正的大学——路途才刚刚开始。看过马拉松比赛的人都知道,在起跑的那一瞬间道路是很拥挤的,但是当1/4赛程过去之后,选手们彼此的距离就拉开了,在起跑时占得的那一点便宜到这时早就荡然无存了。很多中国的家长都在说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因此他们会让孩子在起跑线上尽可能地抢位子。但其实,成功的道路并不像想象得那么拥挤,因为在人生的马拉松长路上,绝大部分人跑不到一半就主动退下来了。到后来,剩下的少数人不是嫌竞争对手太多,而是发愁怎样找一个同伴陪自己一同跑下去。因此,教育是一辈子的事情,笑到最后的人是一辈子接受教育的人。

既得利益者谈论规则,那就是狗屎堆里生狗尿苔,除了狗屎就是狗尿。科学网上有人谴责那个喂入虎口、普通百姓的“父亲”,不守规则,那就是奴才。

NSF材料学部资助金额前15的材料重大项目,全部为Cooperative和InteragencyAgreement类型项目,14个项目资助资金额超过1千万美金。资助金额最高的项目为NSF持续资助康奈尔大学的大型设备项目CHESS,两年的资助额超过1亿美金。此外多达11个资助项目为材料相关研究中心筹建,包括了6个卓越研发中心。2011年后NSF的大型项目逐渐减少。

对于个体科研诚信问题,相对而言,比较好解决。毕竟科研诚信事关每个从业者的职业生涯,一旦违规被发现,那就意味着他多年的投入都将成为沉没成本,他将被驱逐出这个行业,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承受之重。科研诚信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不单中国有,只要政策公平以及改变扭曲的评价体系,没有人愿意拿自己的一生做一次危险的赌博。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的制度安排变相鼓励恶意透支科研诚信,这才是问题的关键。试想,谁应该为中国科研诚信的现状与发展缓慢负责呢?是那些靠着扭曲的评价体系而拥有无数光鲜头衔、掌握数千万甚至上亿资金的大咖们,还是那些为了生存不惜涉险违规的学术不端者?人类认知的短视之处恰恰在于:我们总是无法忍受小的不道德,却心甘情愿地宽宥罪恶。

这既不是一本升学指南,或子女教育指南,也不是一本全面的美国大学介绍。本书讲述的是关于高等教育的理念——既包括我本人(同时站在一个受教育者和教育者的角度)对这个问题的认识,也包括美国很多大学里的教育工作者对教育的看法。我把这本书取名为《大学之路》,其实包含了三层含义。首先是指我自己(和我的兄弟)以及我的孩子前后两代人选择的大学之路;其次是指根据我的体会和我了解的众多过来人的经验,学生们在大学里的路应该怎么走,即我所理解的大学的理念——那些在我(和我的兄弟)身上实践过的,或者在我的孩子身上会实践的理念;第三层含义是指美国一些大学(主要是名牌私立大学)在过去几百年里走过的历程——透过它,不仅可以看到美国的教育精英们对大学教育的认识,也可以看到今天这些大学培养学生的目标和方法。

女作曲家。上海市人。1919年9月23日生于上海,逝世于2008年3月19日。自幼爱好音乐。1944年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英文系,194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8年毕业于上海音乐专科学校作曲系。曾任北平艺术专科学校讲师。曾从师于弗兰克尔(德籍教授)、谭小麟教授等。建国后,长期在中央音乐学院音工团和中央乐团创作组工作。历任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工作团、中央乐团作曲,中国音乐家协会第一至三届理事、第四届副主席。中国电影音乐学会顾问、中国音乐家协会儿童音乐学会名誉会长。作品主要在声乐领域,包括合唱、独唱、群众歌曲及儿童歌曲等。作有无伴奏合唱《牧歌》、《红军根据地大合唱》,歌曲《全世界人民一条心》获第三届世界青年联欢节歌曲比赛一等奖。合唱曲《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获1964年全国群众歌曲一等奖,儿童歌曲《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获全国第二次少年儿童文艺创作评奖音乐作品一等奖。歌曲《新的长征,新的战斗》于1980年被评为优秀群众歌曲。影响广泛的合唱作品还有:《飞来的花瓣》、《乌苏里船歌》等。电影音乐《青春之歌》、《红旗谱》、《为了和平》、《元帅之死》、《骆驼祥子》等。她还翻译出版了里姆斯基·科萨科夫的《管弦乐法原理》一书。1981年她和中国其他女作曲家的作品,应邀在意大利举行的妇女音乐联欢节上展出。1990年在京举行个人作品音乐会。

■王小梅陈挺李国鹏

开放光路FTIR监测设备。

2008年3月19日因患肺癌在中日友好医院高干病房去世,享年89岁。

1937年上海沦陷后,到湖南、江西一带参加抗日宣传工作。

图2中国NSFC材料领域资助项目数量与资助总额的年度变化

《中国科学报》(2017-02-06第4版综合)

表2.承担机构获得资助金额前10列表

该光纤的成功研制标志着上海光机所已掌握包括高非线性光子晶体光纤结构设计、预制棒制作、拉丝的全链路核心关键技术,为今后实现该光纤的器件化应用打下了重要基础。(柯讯)

说明:文中图片来自网络,没有任何商业目的,仅供欣赏,特此致谢!

1953年、1979年被选为中国音乐家协会常务理事。

2009-2013年NSFC材料资助项目最多的类型是面上项目和青年科学基金项目,分别为面上项目2604项13.7亿元,青年科学基金项目2170项4.9亿元。而平均资助金额最高的类型是创新研究群体科学基金、重大项目和重点项目,特别是前两类,平均资助金额高达550万元和450万元。

 中科院上海光机所 高非线性石英光子晶体光纤研制取得进展  本报讯中国科学院上海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研究员廖梅松带领非线性光纤课题组刘垠垚、吴达坤等人,在高非线性光子晶体光纤的研制方面取得了新进展。

编辑本段大事记

从2009到2013年中国NSFC共资助了研究项目6252项,平均每年资助1050项,远超NSF同期资助项目数量并呈现逐年上涨的趋势(见图2)。同时,NSFC所资助项目金额也呈明显的上升趋势,尤其是2012年和2013年,两年平均资助金额高达9.4亿元人民币,如果换算成美元,虽然还略低于NSF在2012-2015年的每年1.6亿美金,但NSFC在材料领域的科研资助有强劲增长趋势,相信几年内NSFC在材料领域的资助金额可能超过美国NSF。

编辑本段作品简介《牧歌》原为流传于东蒙昭乌达盟的典型的长调民歌,在简洁的旋律与字里行间中流露出对草原和生活的热爱。全曲由上下两个乐句构成,曲调优美抒情,宽广悠长,具有浓郁的草原气息。上句在高声区围绕着五度音“5”上

当前,环境大气污染物逐渐呈现种类多、差异大、排放复杂等特点,这些污染物排放特征为环境大气监测、源解析等带来了新的挑战。“亟需能够进行多组分同时测量,检测灵敏度高,可以进行点源、面源、区域等多种方式的全自动在线测量装置。”中科院安徽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以下简称安光所)环境光学中心研究员高闽光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制度安排的不作为造成的恶果就是使整个社会有陷入“塔西陀”陷阱的风险。所谓的塔西陀陷阱是指:当政府部门或某一组织失去公信力时,无论说真话还是假话,做好事还是坏事,都会被认为是说假话、做坏事。塔西陀(A.D.55-120)是古罗马的历史学家,暂且不去纠结这句话是不是塔西陀本人所说的,仅就这个现象而言,却道出了一种具有普遍性的社会规律。笔者这几年也一直在思考造成塔西陀现象背后的理性为何?有一个不成熟的解释,即囚徒困境博弈的次优解的结果。简单的说,在科研诚信的博弈中,如果所有人都遵守诚信,踏实工作,约束内在欲望,那么整个社会将出现最优解,即获得货真价实的科研成果,促成社会进步与福祉的增加;问题是在缺少违规将遭受严格惩罚的约束下,遵守诚信,踏实工作并不是收益最大化的选择,在收益相对恒定的背景下,投入越少,净收益越高。因而,一些人总会尝试违规,以此获得更多收益,当所有人都这样想的时候,科研诚信的次优解的结果就出现了,毕竟,在违规的惩罚概率很小的情况下,违规是理性的行为,符合效率最大化原则。这个均衡造成的结果就是,短期内,科技界每个人的利益虽然不是最好的,但肯定不是最差的。但对于整个社会而言,却是以损失进步与福祉为代价的。

由此可见,即使是对同一人,从不同角度看待,其所做所为性质完全不同,所以“守规则”的于成龙也被骂为“汉奸”,当被后人赞誉为清官的时候。嗯,的确是清官,为清朝服务的官。

从NSFC材料学部项目获得资助金额最多的10个承担机构情况来看(表2),排名前10的承担机构中有3个是中国科学院下属研究所,7个是国内知名高校。中科院金属研究所以承担192个项目获得1.3亿元资助排名第一。清华大学次之,承担了182个项目获得超过1.2亿元资助。中科院金属研究所和清华大学从资助项目数量、总项目经费、平均项目金额三个指标上都领先于其他承担机构。而中山大学只承担了66个研究项目,在排名前十的机构中是最少的,但平均项目金额却高达95.69万元,是所有机构中最高的。

本文综合利用文献计量学方法和信息分析技术,结合定性分析,试图对美国科学基金会(NSF)和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NSFC)材料科学的资助项目进行比较分析,从资助布局、资助规模、资助强度、资助重点、发展演变等角度开展比较研究,揭示美国科学发展的方向与重点,前瞻识别重要科学领域和重要科学问题,为优化我国科研资源配置、制定我国科研发展战略等提供借鉴。

从长期来看,科研诚信博弈的次优解带来后果就是科研诚信库存的持续减少,如果这种趋势不能被遏制,最终会造成科技界出现诚信赤字现象。换言之,整个科技界将出现诚信破产,到那个时候,科技界内所有人的收益都将受到损失,这是塌陷带来的吸引效应,无人可以幸免。按照英国社会科学家吉登斯的说法,现代社会是一个脱域社会,它的运行靠两套系统来维系:象征标志与专家系统。专家系统更多地是指源于个人的诚信,而象征标志大多是指制度授权带来的诚信,如各类制度认证等。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一个社会的诚信库存总量来源于两个系统产生的诚信总和。

我弟弟看上去比我幸运一些,从进清华到获得斯坦福大学的博士,只花了10年时间。不过在这之后,他虽然在工业界工作,但依然要不断地学习各种新知识,不断地写论文,参加各种学术会议和申请专利。在他十几年的职业生涯里,获得了140多项美国发明专利,并最终成为世界上一家很大的半导体公司的首席技术官(CTO)。如果从他进大学算起,他也持续学习了几十年。对我们兄弟这样没有家庭背景,又缺乏冒险精神的人来说,大学教育使我们有了一个较高的起点,但是最终的成功更多地受益于不断的学习。在我们读中学、读大学时,都有不少一起竞争的同学,但是越到后来,和我们在一起接受教育的人就越少。到了博士毕业后,还能像我们一样坚持学习新知识的人并不多。回过头来看,一些过去比我们读书更优秀,在起跑线上抢到了更好位置的人,早已放弃了人生的马拉松,我们能够跑得更远,仅仅是因为我们还在跑,如此而已。

1985年被选为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瞿希贤所作第1首歌曲《春耕歌》发表于1938年。以后几十年间她创作了《无家别》、《战地月光曲》、《怎么办》、《农村小唱》、《全世界人民心一条》、《我们要和时间赛跑》、《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新的长征新的战斗》、《中国当代之歌》等大量为群众所喜爱的歌曲。瞿希贤所写的儿童歌曲旋律明快,形象生动,其中以等最为突出。瞿希贤对合唱艺术进行了多方面的探索。

重压之下的中国学生,踏上大学之路就成了家长实现自己梦想的延伸,很多年轻人在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会觉得他们总算完成了家长交给他们的使命。在这样的想法下,他们所走的大学之路也是目标非常明确——冲着文凭而去。当他们拿到毕业证书的那一刻,又会觉得自己总算结束了不很情愿的考试生涯,接下来一辈子再也不想学习了。

2010年到2016年3月,美国NSF材料学部共资助了纯学术研究项目2410项,平均每年459项,资助项目数量与资助金额年度分布情况如图1所示。从年度立项数量与立项资助金额趋势可以明显看出,5年中NSF材料学部资助数量没有明显的变化,但资助金额却大幅下降。资助金额从2010、2011年的每年3亿元左右下降到了2012年近1.7亿元,且呈现持续下降的趋势。

1948年又毕业于国立上海音乐专科学校。

  材料科学基金项目布局及其变化趋势分析   

关于教育的书并不好写,因此在过去很多年里,尽管很多朋友一再敦促我写一本这方面的书,都被我推辞了。后来促使我下了很大的决心来写这本书的原因来自于多方面,其中最重要的是这样两点。首先,我觉得我们的高等教育出现了某种偏差,以至于很多年轻人到了大学毕业时会很茫然,而许多从所谓名校毕业的学生在一生事业进展到一半(一般指工作到第15年)时,并没有达到自己的预期,转而将自己的期望寄托在孩子身上,给孩子带来无谓的压力。其次,在美国的亚裔高中生以及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申请美国大学的高中生,发现申请美国最好的大学正在变得越来越困难(这是事实),但又不知所措。虽然面对这些问题,很多人都能找到比较直接的原因,但我认为最根本的或许是亚裔对教育理念的理解出现了偏差,以至于在求学时有些舍本逐末,或者说背离了教育本身的意义。因此,我觉得有必要把我对高等教育的认识,美国大学对高等教育的理念都写出来。

此外从NSF资助项目的数量来看,NSF过去5年在薄膜材料、自组装材料与聚合物材料三个主题中资助了较多的研究项目,特别是薄膜材料不但资助数量多(226个项目),平均资助金额也达到47万美金。而光伏材料、材料的自旋轨道耦合和石墨烯材料3个研究主题虽然项目数量较少,但平均资助金额较高,分别为52万、47万、45万美金,其中光伏材料是除了仪器设备和材料综合外平均资助金额最高研究主题。

由于历史、文化以及社会发展程度等原因,各地或机构所拥有的科研诚信库存总量是存在很大差异的,基于诚信丰度,在宏观上就呈现出一幅清晰的道德地图。科研诚信库存低的地区呈现出道德洼地趋势,个人收益开始出现受损现象;反之,科研诚信库存丰富的地区呈现出道德高地趋势,个人收益至少不受损,甚至有所增加。这个现象很好理解,比如我们经常听说某地是电话诈骗之乡,那就意味着那个地区已经陷入道德洼地,那个区域里不诈骗的人也将因此承担连带被惩罚的后果,再比如,某地习惯生产造假产品,那么,那个地区的所有产品都将被人们视作造假或伪劣产品,由于处于诚信赤字状态,那个地区的产品将受到不加区分的惩处。对于科技界而言,情况同样如此。一些从制度上不采取措施遏制科研造假以及改变扭曲评价体系的地区,未来也将遭受诚信赤字带来的损失。这种态势一旦蔓延开来,就会造成强大的挤出效应,那些坚守科研诚信的个体在道德洼地将遭受额外的损失,为了避免这种损失的发生,他会选择离开道德洼地,流动到道德高地的地区,以此获得道德高地的额外认同收益,以此弥补自己的声誉损失。这幅可以清晰预见的道德地图分布,应该给所有管理者敲响未来的警钟。

#p#分页标题#e#诚信库存是一个群体或机构最宝贵的公共资源,但是基于对诚信库存来源的分析可以知道:我们以往的关注点集中于对于个体学术失范的讨伐,实践证明效果并不理想。在笔者看来,构成诚信库存的最大部分来自于制度安排,如果制度安排的不公正无法得到根本解决,单纯强调个人诚信,收效不会理想。试想在各种科研资源分配极端不公平,评价体系以及话语权被垄断的背景下,所有安心科研的人员都将面临巨大的生存压力,甚至无法存活,此时,存活就是其首要关注的任务,在风险较小的现实环境下,违规恰恰是个体在扭曲评价体系下所能采取的最便捷之路。因此,为了从根本上扭转恶意透支科研诚信现象,必须从根源上改变扭曲的评价体系,树立责权对等的公平评价体系,这才是增加群体诚信库存的治本之策。

在介绍高等教育的理念时,我们先要谈一谈一个根本性的问题,接受(高等)教育的意义何在?或者说得更通俗一点,为什么要上大学?每一个学生、家长甚至是老师未必会深究这个问题,因为大家都觉得上大学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上大学就没有好工作,成功的机会就低,就会处在社会的底层,这是很现实,也是很容易让人理解的想法。我的父母由于家境问题并没有受到太多、太好的教育,以至于他们不得不在工作时一点点弥补他们学识的不足,一辈子工作得非常辛苦(虽然他们也乐在其中),因此他们觉得我和弟弟应该获得尽可能多、尽可能好的教育,以便能过上比他们更好的生活。因此,在我和弟弟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向我们灌输读书的重要性,时间长了,我们自然而然地接受了“读书很重要”和“必须上大学”的观点。

下回旋,悠扬飘逸,仿佛是蓝天中飘着朵朵白云;下句转入低音区低回歌唱,以“1”为中心围绕进行,是上句的下五度自由模进,低回婉转的旋律,犹如撒在草原上斑斑如银的羊群,展现了草原牧区美丽、壮阔的景象。

国立科研资助机构资助的科研项目是国家科技研发工作的具体部署,体现了国家科技发展战略和科学研究活动的重点与方向。

由于高非线性光子晶体光纤具有普通阶跃型光纤所不具备的特殊色散和高非线性,是产生超连续谱激光的核心器件。超连续谱是一种具有超宽的光谱和高度方向性的高亮度宽带光源,在生物医学、超快光谱学、光纤通信、高分辨成像、传感技术等方面有着重要应用。

群体的公共诚信是一种资产,就性质而言它属于准公共物品,即它的产权无法专享。比如知识分子的声誉就是一种典型的公共诚信资源,一旦你进入这个群体就能获得这份资源,并由此收获社会的认同与支持。为什么各类媒体上经常有专家的身影,其道理就在这里。大凡公共物品由于产权无法界定,潜在地面临公地悲剧的风险。换言之,每个人都想从公共资源中获得个人最大化收益,而却不想为此做出贡献,久而久之,就会造成作为群体公共资源的诚信库存被消耗殆尽。比如一些专家给利益相关者代言、站台等现象都是利用群体诚信资源的表现。如果某个专家为了个人利益最大化,做出学术不端事情,一旦败露,那么就会造成群体诚信资源的损失,导致那些没有做学术不端事件的个体也因此蒙受损失,这就是典型的损人利己的行为。由此可知,学术不端事件,看似与我们无关,实则是这些违规者在偷盗本属于我们共有的诚信资源。这点很好理解,比如,某个机构一旦出现严重学术造假行为,事发后并没有遭到严厉惩处,那么,这个机构所拥有的诚信库存将为此被打折,出现信用等级下降的惩处,从而造成那个机构的所有人的利益都受到损失。因此,捍卫科研诚信,就是保卫我们自己的权益不受损失。科研诚信库存的积累非常缓慢,一旦被恶意透支,恢复起来异常困难,往往需要数十年甚至几代人的努力才能恢复到原来状态。

我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做助教时,辅导的课程常常有近百人(这在美国私立大学中算是很大的班级),班上大约1/3的学生是亚裔(第一代移民的子女),他们进入大学时的成绩平均应该比其他族裔高不少(这个原因我们后面会介绍),但是这些学生中表现突出的并不多,很多都学得被动。反观白人孩子,虽然有不少成绩实在令人看不过去(我还遇到过期末考试得零分的白人学生),但是另一方面却有相当多出类拔萃的,他们学习非常主动,这不仅体现在对所学的学科非常有兴趣,愿意花更多的时间,而且成绩优异。

责编: